当前位置

: 首页悦读 悦读推荐 查看内容

张晓风:当下

张晓风 随笔 2019-6-5 08:10 52799
摘要: 人生虽然短短几十载,但是却有万亿兆计的当下,就像滴水穿石,把每一个当下都击打在你想要的人生上,你前进的就是你要去的方向。

  文|张晓风
  
  开始语:每个人都知道把握当下,太多人还是握不住当下。我归想的原因是:当下只有一个,而当下里想要的却不止一个。原来,所谓的当下,就是抓住每一个你最感动的迫切渴求,为它涂上最美的颜色。
  
  “当下”这个词,不知可不可以被视为人间最美丽的字眼?
  
  她年轻、美丽、被爱,然而,她死了。
  
  她不甘心,这一点,天使也看得出来。于是,天使特别恩准她遁回人世,她并且可以在一生近万个日子里任挑一天,去回味一下。
  
  她挑了十二岁生日的那一天。
  
  十二岁,艰难的步履还没有开始,复杂的人生算式才初透玄机,应该是个值得重温的黄金时段。
  
  然而,她失望了。十二岁生日的那天清晨,母亲仍然忙得像一只团团转的母鸡,没有人有闲暇可以多看她半眼,穿越时光回奔而来的女孩,惊愕万分地看着家人,不禁哀叹:
  
  这些人活得如此匆忙,如此漫不经心,仿佛他们能活一百万年似的。他们糟蹋了每一个“当下”。
  
  以上是美国剧作家怀尔德的作品《小镇》里的一段。
  
  是啊,如果我们可以活一千年,我们大可以像一株山巅的红桧,扫云拭雾,卧月眠霜。
  
  如果我们可以活一万年,那么我们亦得效悠悠磐石,冷眼看哈雷彗星以七十六年为一周期,旋生旋灭。并且翻览秦时明月、汉代边关,如翻阅手边的零散手札。
  
  如果可以活十万年呢?那么就做冷冷的玄武岩岩岬吧,纵容潮汐的乍起乍落,浪花的忽开忽谢,岩岬只一径兀然枯立。
  
  果真可以活一百万年,你尽管学大漠沙砾,任日升月沉,你只管寂然静阒。
  
  然而,我们只拥有百年光阴。其短促倏忽——照圣经形容——只如一声喟然叹息。
  
  即使百年,元代曲家也曾给它做过一番质量分析,那首曲子翻成白话便如下文:
  
  号称人生百岁,其实能活到七十也就算古稀了,其余三十年是个虚数啦。
  
  更何况这期间有十岁是童年,糊里糊涂,不能算数。后十载呢?又不免老年痴呆,严格来说,中间五十年才是真正的实数。
  
  而这五十年,又被黑夜占掉了一半,剩下的二十五年,有时刮风,有时下雨,种种不如意。
  
  至于好时光,则飞逝如奔兔,如迅鸟,转眼成空。
  
  仔细想想,都不如抓住此刻,快快活活过日子划得来。
  
  元曲的话说得真是白,真是直,真是痛快淋漓。
  
  万古乾坤,百年身世。且不问美人如何一笑倾国,也不问将军如何引箭穿石。帝王将相虽然各自有他们精彩的脚步,犀利的台词,我们却只能站在此时此刻的舞台上,在灯光所打出的表演区内,移动我们自己的台步,演好我们的角色,扣紧剧情,一分不差。人生是现场演出的舞台剧,容不得NG再来一次,你必须演好当下。
  
  生有时,死有时
  
  栽种有时,拔毁有时
  
  ······
  
  哭有时,笑有时
  
  哀恸有时,欢跃有时
  
  抛有时,聚有时
  
  寻获有时,散落有时
  
  得有时,舍有时
  
  ······
  
  爱有时,恨有时
  
  战有时,和有时
  
  以上的诗,是号称智慧国王所罗门的歌。那歌的结论,其实也只是在说明,人在周围种种事件中行过,在每一记“当下”中完成其生平历练。
  
  “当下”,应该有理由被视为人间最美丽的字眼吧?
  
  结束语:人生虽然短短几十载,但是却有万亿兆计的当下,就像滴水穿石,把每一个当下都击打在你想要的人生上,你前进的就是你要去的方向。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手机扫一扫,下载随笔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