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网
随笔网 首页 读书 名家文章 查看内容

李娟:悲也放下,喜也放下

2018-4-21 22:11| 发布者: 随笔| 查看: 3282| 评论: 1

摘要: 夏夜,荷塘里蛙鸣阵阵,我仿佛置身稻香遍野的田间。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虫鸣如流水,一派天籁。静夜里,读一本好书,悲也放下,喜也放下。天上夕月一弯,淡若清梦。

  by 李娟
  
  题记:静夜里,读一本好书,悲也放下,喜也放下。天上夕月一弯,淡若清梦。
  
  一
  
  清晨,凤凰古城落了细雨,烟雨笼罩,分不清是雨丝还是晨雾,脚下的青石板路被雨丝滋养的黝黑发亮。
  
  小巷深处传来清远的箫声,似杨柳拂过湖水。一户人家围墙上伸出几枝嫣红的蔷薇来,墙角下湿漉漉的泥土中,落了一地花瓣,凄美绝伦。《红楼梦》中有诗:一抔净土掩风流。原来,花瓣要是落在水泥地上,就不好看了,只有落在泥土中才有凄艳的美。落花,箫声,微雨中也不必撑伞,一个人漫步阡陌小巷,静静地想着心事。
  
  仿佛看见吹箫人着一袭长衫,儒雅,孤单,寂寞无人见。他手里握一管竹萧,箫声蜿蜒而来,流淌无尽的惆怅,一个人为爱所伤,郁郁难言,说不尽的思念和伤感,只有一管竹萧替他说了。
  
  有人说,笛乐萧忧,少年是一枝玉笛。我说,中年,便是小巷深处清远惆怅的箫了。
  
  箫声清冷,清瘦,有风骨,我仿佛看见穿着长衫儒雅的男子,眼睛里有着无言的忧伤。这样的人应该是沈从文。月下听萧,似乎要隔着静静的幽林,隔着茫茫的江水,隔着如黛的山色,隔着如水月光,隔着云端来听。张潮说,凡声皆宜远听。我说,唯听箫声则远近皆宜。
  
  插图来自 画家张震
  
  二
  
  清少纳言在《枕草子》中写道:将非常长的菖蒲根卷在信里的人们是很优雅的。
  
  云中锦书,水中鱼笺,纤纤尺素,枝上花笺。这些娴雅而古典的字眼,这些美好静美的词语,在古代,都是用来特指书信的。
  
  偶然收到友人的书信,清丽的颜体小楷写在八行笺上。优雅的汉字,古意横流。读着清雅善美的信笺,我仿佛一瞬间回到古代。有时,友人寄来的信中,会夹着几片银杏叶,如碧绿的小扇子。或是夹着几片嫣红的桃花,一两朵腊梅,虽然枯萎了,还有暗香盈袖。在昏黄的灯下,打开清芬暗盈的信笺,伴着幽幽花香和墨香读信,想着她写信时的心情,真是很美好的事情。
  
  《会真记》中,莺莺给张生写信,素雅的信笺中附着一枚玉环,暗示她玉石一般的情意,坚贞不渝。想像她在花窗前的烛光下,伸出纤纤素手给他写信,娴静从容。一字一句,皆是相思。
  
  有一日,翻开泛黄的信笺,看见友人写的几行小诗:“心里装着她,老去,老去又能怎样”。静夜里心里默诵着,思之令人落泪。写信的人远去了,隔着碧海,隔着云天,隔着光阴深深的沟壑。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无论岁月过去多少年,那份情意永远在,一辈子,终难忘。
  
  插图来自 画家张震
  
  
  
  三
  
  初夏时节,院中的白玉兰开花了,一朵朵静卧在枝头上。安然似一只只小白鸽。森儿四岁,和小伙伴在树下玩耍,不一会,他向我直奔过来,手里捧着一朵含苞欲放的小花苞,白胖胖的小手,亮晶晶的眼睛,大喊着:妈妈,我送给你一个“花宝宝”!他说的多好啊,未开的花苞不就是“花宝宝”嘛。我蹲下来接在手上,看不够两个“宝宝”。心里想,上苍多么厚待我,赐予我“花宝宝”一样的森儿。
  
  他望着我诡异地笑着,冷不丁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口水汤汤,伴有幽幽的奶香。
  
  作家林清玄写过:“我买白玉兰的时侯,感觉上,只买一瓣心香。”我多欣喜,不用花一分钱,就会有孩子送来瓣瓣的心香。内心喜悦着,如同一树树花开。
  
  森儿五岁,学背唐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稚嫩、清亮,语声朗朗,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我停下手中为他编织的小毛衣,静静望着他。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他穿着牛仔背带裤,红上衣,晃着小脑袋,陶醉之极。
  
  原来,世间最美的声音,除了春天的鸟声,夏天的蝉声,秋天的虫声,冬天的雪声,还有小童朗朗的读书声。如花落湖水,雨打荷叶,清泉叮咚,少有的洁净静美,犹如天籁。
  
  插图来自 画家张震
  
  四
  
  我家住在四楼,从书房的窗户向楼下张望,就是小区的围墙。围墙外有一户农家,今年,院里半亩方塘种满了荷花。我读书写作累了,就捧着一杯清茶,倚着玻璃窗看楼下的荷塘。
  
  初夏时节,荷塘里生出几片嫩绿的荷叶,像是孩子手中擎着嫩绿的小伞。不几天,荷叶全出水面了,满塘碧色,翠衣翩翩。我恍惚置身江南水边,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清晨醒来,第一件事就去看荷塘。果然,有荷花开了,翠叶中升起几朵白荷,少有的素雅,如同白衣翩翩的少女站在清清溪水边。想起诗人洛夫的诗:“众荷喧哗,而你是挨我最近,最静,最最温婉的一朵”。再低头细看,荷叶下还藏着两朵红莲,小小的花苞,如仰着粉红小脸的小妞妞,她晃着小脑袋,和白衣飘飘的姐姐捉迷藏,歪着头唤她,你来找我呀……
  
  午后,落了大雨,只听雨打荷叶,雨越下越大,荷叶上的水珠滚来滚去,一会儿,不胜重负了,风吹过来,荷叶倾斜了身子,荷塘里一瞬间洒满了珍珠。雨声潺潺,如同住在溪边。想起李义山的诗,留得残荷听雨声,那也是极雅致的事。
  
  这几天,荷塘里来了客人,是一对雪白的鸭子,白胖胖的,扁扁的黄嘴巴,挺着将军肚,摇摇摆摆,憨态可掬。在荷塘里游累了,就一起爬上岸,一甩脖儿,头上的水珠洒了一地,优美极了。有时,两只鸭子互相用嘴巴梳理颈上的羽毛,静静地相依相守。
  
  再过三个月,便是红藕香残的深秋。那时,莲花谢了,悄然结籽的莲如同怀揣爱情的女子,缄默不语,暗自欣喜。花儿谢了,可是,她的心是满满的幸福和喜悦。
  
  夏夜,荷塘里蛙鸣阵阵,我仿佛置身稻香遍野的田间。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虫鸣如流水,一派天籁。静夜里,读一本好书,悲也放下,喜也放下。天上夕月一弯,淡若清梦。
  
  本文原载:青年文摘,原题:《那些美好的事》
  
  作者简介:
  
  陕西作家李娟:
  
  陕西长安人,现居汉水之畔,读书、写作,一位把文字养在心里的作家。文风雅洁,蕴含大美。《读者》《格言》杂志签约作家。《北京青年报》《青春美文》《语文报》专栏作家。高考和中考热点作家。
评论(1)
丝竹
这么美的文字,让人心情愉悦
2021-2-25 22:07
回复

中国随笔网,散文随笔,心情随笔,生活随笔,情感随笔原创发布网站。随笔网,随心所悦,阅读改变生活。随笔网拒绝浮躁,拒绝空洞,拒绝无病呻吟,是中国第一个随笔随心悦读与心情记录交友网站。

手机扫一扫,下载随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