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网
随笔网 首页 原创馆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青春小说:谁在岁月里孤单前行

2014-5-13 16:41| 发布者: 随笔| 查看: 6263| 评论: 3|原作者: Apple|来自: 佳人

摘要: 这真是一个现实的故事。从古至今,爱情都讲究门当户对。这不是全无道理的,从小锦衣玉食的少年,总不会明白在风雨里摆地摊的姑娘到底是怎样坎坷长大。就如女主角一样,每一个经历过绝望的人,如同给自己披了一层刀枪 ...

7、他干吗跟我说,我是他什么人!

刘予鲲一直没有来找马莎,连电话和短信都没有。

过了几天的选修课上,马莎看到一个女的,她背上的那只包,分明是在面馆刘予鲲送自己的那只。马莎打听到那个女的叫汤悦,前几天,有人看到她跟刘予鲲一起在图书馆看书。

刘予鲲以前从不去图书馆,只喜欢在宿舍上网,玩电脑。如果非要让他去图书馆,一定有什么特别吸引他的事,或者,人。

马莎看到汤悦背的那只包,一眼就认出来了,她马莎是什么人,经过手的东西,绝对不会认错。所以说,不管什么都是可以被代替的,包背在谁身上,有什么不同呢?谁牵着谁的手,又有什么不同?

但马莎还是给刘予鲲发了一条短信,面馆见。

马莎在面馆从十二点等到一点,都没有等到刘予鲲。她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如果你今天不出现,那就永远不要出现了。

刘予鲲真的没有出现。没有回过马莎的短信,没有一点消息。有人告诉马莎,说刘予鲲去北京演出了,听说是很大的演出,有很多明星参加,别人说完之后都会反问马莎一句,刘予鲲没跟你说?

马莎一律没好气地扔一句,他干吗跟我说,我是他什么人!

俗话说冤家路窄,之后的几天马莎几乎每天都遇见那个汤悦,拎着那只一百八的包包,马莎越看她越不爽,如果以后刘予鲲牵着她的手在学校里面招摇过市,那她马莎,要怎么活?

马莎想到这个突然很害怕,她害怕的是,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8、冬天是流浪汉最害怕的季节。

习惯是慢慢改掉的。

改习惯就好像戒毒,时间、坚持,好在,这两样马莎都有。

之前自己就不想跟刘予鲲有什么,就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渐渐开始学会不去依靠任何人,只有自己,才是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是她不知道,有时候依靠也是一种瘾,一旦沾上了,就很难戒。

刘予鲲从北京回来之后,去找过马莎。马莎没时间见他,跟他谈情说爱生闷气,因为临近寒假了,要多挣点钱带回家,要不,这年怎么过呢!

有时候她真羡慕刘予鲲,还有身边那些同学,只要安安心心上学就好了,别的什么都不用管。那样多好。

马莎有几天没见到朱伯了。从上次的事情之后,马莎对朱伯一直心存感激,只要朱伯在,她都会陪他聊天,有时给他买点吃的,元旦的那天,马莎还送给朱伯一条围巾,很鲜艳的橘色,马莎说戴上这个生意好哦。朱伯说好,那就戴上好了。

朱伯有时候也会几天都不来,可能去其他地方了,有时候他会去车站,每个做这种生意的人都有好几个据点,换着来。所以马莎也没有在意。直到有一天马莎去银行存钱,走过金鹰商场华丽的橱柜,眼角余光瞟见角落上一个熟悉的颜色,本来没有在意,已经走出去很远,突然反应过来,那不是自己送给朱伯的那条吗?那个橘色并不多见,所以才送给他的,转身奔回去,就是朱伯,朱伯躺在那里,好像睡着了。

马莎走上去喊他,朱伯,朱伯。没有反应,马莎又伸手摇摇他,还是没有反应,马莎有些害怕了,伸出两个手指去试探他的鼻息。试完马莎就无法保持冷静了,头脑瞬间一片空白,掏出手机拨110,语无伦次,金鹰这儿有人死了,他死了,或者也许没死,也许是昏过去了,我不知道,没有呼吸,他没有呼吸了……

后来她自己说了什么,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又打电话给刘予鲲,说朱伯死了,你知道吗,朱伯死了……她好像只会说这一句了。刘予鲲问她在哪里,让她不要走,在那儿待着,一定等他过去。

警察和刘予鲲差不多同时到的,刘予鲲从课堂上跑过来,他本来还在上选修课的,一接到电话就跑了。

马莎见到刘予鲲才开始哭,不是那种动静很大的哭,只是流眼泪,不说话,一直流眼泪,什么也不说。

很多围观的人,马莎站在最前面,安静地看着这一切。冬天是流浪汉最害怕的季节。这个城市每个冬天会死很多流浪汉吧,谁也不认识他们,没有亲人送别,没有墓碑,甚至连名字都没有人知道,他们悄悄从这个世界上湮灭了,就好像一片纸,被风吹走一样,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来过这人世间。

9、她想,自己太累了,累到想放弃自己了。

朱伯的死为马莎带来的后果就是,她跟刘予鲲和好了。她问汤悦的事,刘予鲲说那只包是宿舍的人卖出去的,一百六,一转手钱就被他们拿去喝酒了。

那图书馆呢?谁跟汤悦去的图书馆。

刘予鲲说那不是因为你不理我我无聊吗?再说,我去图书馆总比去洗头房好吧!马莎说那是,图书馆比洗头房便宜多了,图书馆的妞儿免费看,洗头房的还得付钱。

刘予鲲露出尴尬的表情,你别那么说,我没干吗。

后来马莎也就没有再追问,不是她相信或者不相信,而是,她突然觉得,问得那么清楚干吗呢?她只是觉得寂寞,想要有人在身边,朱伯多寂寞啊,一直到死,身边连个人都没有。这种寂寞,将马莎打压得无比脆弱。

因为朱伯的死,刘予鲲心里也挺难受,之后那几天马莎去摆摊儿,他便一定要跟着。马莎拦也拦不住,先在老地方摆了两天,竟然连续两天都遇到了同学,看着刘予鲲尴尬的样子,马莎还是忍不住有些愧疚。

第三天马莎说我们换个地方吧,换个熟人少的地方。刘予鲲也同意了。新地方马莎也是第一次,还是听别人说的,一直没有来过,那天偏偏就巧了,才把摊子铺好,就来人检查,像是那块商业圈的保安,说不允许摆摊儿。   

马莎一看旁边两个摊主将摊子一收就跑,连忙拉着刘予鲲也跑。

刘予鲲背着马莎的大袋子,里面装着马莎的货,拼命往前跑,一直跑一直跑,大概当初体育考试都没有跑到过这么好的成绩。

一直跑到他觉得安全的距离之后,才敢停下来,大口喘气。

好一会儿马莎才追上来,看到刘予鲲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本来她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但刘予鲲一点也笑不出来,从小到大,他大概还没有这么狼狈过。

他一只手撑在膝盖上,一边喘一边对着马莎叫,好笑吗,好笑吗,有那么好笑吗?咱们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呢?

马莎听出他语气里的责备了,一下子愣在那儿。

马莎伸手去拉刘予鲲的袋子,刘予鲲一扯,本来就不结实的袋子,加上负重奔了这么远,竟然哗的一声破了,里面的首饰纷纷欢快地蹦出来,叮叮当当洒在马路上。

马莎看着一地的东西,什么也没有说,趴在地上,一件一件地捡。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全部回头看她,那些眼神,好像刀子一样,一点一点扎在她心上。

这大概就是网上常常有人说的那句话吧,节操碎了一地。她马莎的节操,值钱吗,值几个钱呢?刘予鲲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站在旁边呆呆地看着她,有些愧疚,又有些不忍。也蹲下来帮她捡,一边捡一边用讨好的口气说,我去打车,我们打车回去,好不好,要不然,怎么拿呢,袋子都破了。

马莎竟然很配合地说,好。她想,自己太累了,累到想放弃自己了。

1
评论(3)
落叶知秋来
结局?
2017-11-27 11:01
回复
才让
命运一样,自叹不如马莎。
2017-2-25 22:27
回复
杨浅浅
看的莫名心痛
2016-12-24 22:11
回复

中国随笔网,散文随笔,心情随笔,生活随笔,情感随笔原创发布网站。随笔网,随心所悦,阅读改变生活。随笔网拒绝浮躁,拒绝空洞,拒绝无病呻吟,是中国第一个随笔随心悦读与心情记录交友网站。

手机扫一扫,下载随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