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原创馆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青春小说:原来忘掉可以这样快

岑桑 随笔 佳人 2014-5-13 16:33 6137
摘要: 原来忘掉可以这样快文/岑桑One Day 有时相遇就是转个身。江藤站在贺锦桥的围栏上,两只手比拼成一个四方的取影框,江面上吹来的风轻轻揪扯着他的衣服,印出一双嶙岣的蝴蝶骨。他的鼻子真的很漂亮呢。荔枝站在他身后, ...

原来忘掉可以这样快

文/岑桑

One Day 有时相遇就是转个身。

江藤站在贺锦桥的围栏上,两只手比拼成一个四方的取影框,江面上吹来的风轻轻揪扯着他的衣服,印出一双嶙岣的蝴蝶骨。

他的鼻子真的很漂亮呢。荔枝站在他身后,默默地想,笔直得像陡峭的山峰。

江藤看见她,跳下来,说:“嗨,你住在这附近吧?”

荔枝点了点头。

江藤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说:“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在这里拍的。”

照片上是一片日出的景色,微小的太阳,浮在江面上,射出暗金的光芒。荔枝低头看了一眼说:“我知道是在哪里拍的。”

“在什么地方?”

“我不能说。”

“快告诉我,我有急事。”

“你是要找拍这张照片的人吧?”

江藤兴奋得要跳起来:“你见过苏亦?她在哪儿?”

“我还是不能说。”

“你要怎么才肯告诉我?”

荔枝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说:“苏亦告诉我,她的消息值一顿烧烤。”

江藤摸了摸口袋里的钱包,发狠地说:“好吧。我请你。”

“烧烤店可要我挑啊。”荔枝得意地笑了。

这一天,荔枝大饱口福,一顿吃掉江藤半个月的零用钱。从烧烤店出来,荔枝打了一个饱嗝。

江藤耐着性子说:“现在可以说了吧?”

荔枝却反问他:“你是会打女生的男生吗?”

“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哈,那我可以说实话了。其实我不认识苏亦,只是想蹭你顿饭。”

“不可能,你怎么知道她叫苏亦?”

“你自己告诉我的。”

江藤愣愣地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自己不打自招。

荔枝对他挤了挤眼睛说:“你这么健忘,我还是提醒你一下吧。你自己说不会打女生的哦。”

江藤用力地捏了捏拳头,却对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女生无可奈何。

Three Day 因为太多条条框框的约束,才让我们总是喜欢上那些另类的人。

江藤在二中读高二,很出名的重点高中,那枚简单的白色校徽别在衣服上,就足够让人骄傲。不过江藤总把校徽别在衣角。值周生在校门口拦住他的时候,他就会扬一扬下巴,说:“我这不是别了吗?别在什么地方,又没有明文规定。”

江藤不喜欢被统一,不喜欢被束缚。每天学校里按部就班的生活,让他难受得想撞墙。他常想自己这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考进这所只知道啃书本的学校。高考倒计时,从高二就开始写在黑板的右上角,每个人书桌上,都用习题砌出格子问。江藤一踏进学校,就有一种强烈的威压感,仿佛有八个大字从四面八方压过来――“好好学习,考上名校”。

不过,还好有苏亦。

苏亦在所有女生里,像个异类。原本飞扬的年纪,她却安静得像冻结在海水中的贝壳。没有朋友,也不交朋友。脸上固有的神情,像她校服里的衬衫,平整洁净。她并不漂亮,但眼睛里的冷冽,摄人心魄。江藤第一次见到她,就被她特别的气质吸引了。他忍不住想,所谓不食人间烟火,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嗨,江藤,原来你真在二中啊。”

江藤骑着车,刚出冲校门,就听见有人在叫他。是荔枝,毛茸茸的短发,像是刚出生的小动物。

“你怎么来了?”江藤停下车子,一条腿支在地上。

“我怎么不能来?”

“有什么事?”

“找你去玩啊。”

江藤下意识地捂住放钱包的衣袋说:“我可没钱啊。”

“我请你。”荔枝变魔术似的从衣袋里拿出两张门票说,“我有游乐园夜游场的票子。朋友不能去,我就想起还欠你一顿饭你。”

“你有这么好心吗?”江藤总觉得荔枝有什么奸计。

荔枝却央求:“去吧,后天周末,晚上不见不散。你还怕我把你卖了啊。”

江藤咬着牙说:“你要是再敢骗我,我就要打破誓言了。

荔枝却哈哈地笑了。她发现自己有那么一点喜欢江藤脸上常常出现的愤愤表情,和她最喜欢的小起差不多,越是龇牙越可爱。

她忍不住拍了拍他挺阔的肩膀说:“不气啥,给姐姐笑一个。”

江藤转过头,好像要咬人了。

1

支持你哦
1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1234下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18856805059
18856805059 2018-2-6 00:43
谢谢作者,谢谢你!
引用
a爱
a爱 2017-3-4 07:02
真是感伤

查看全部评论(2)

手机扫一扫,下载随笔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