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网 门户 查看主题

路边的灰灰菜(云南方言版)

发布者: 小洒家 | 发布时间: 2018-4-16 22:30| 查看数: 22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223014u1n92obozrawl67i.jpg

223024yjmini3z3qjq3acc.jpg

223026t8equsabwzxepnc4.jpg

路边的灰灰菜》
我和小白师开着我们呢“高头大马”飞飒在石头破的路上,太阳快下山了,我们还没吃饭,肚子有些饿了。
突然道路左边的一大片灰灰菜反射着太阳的余晖,好像旱地上的一片涟漪,是时候掐一波灰灰菜了。于是我一脚急刹,将车丢在道旁宽阔处,寻找起薄膜口袋来。
找了半天只找到一个装豆腐干的超市称重那种袋子。一想起两个大汉才有这个小袋子么也不够整嘛,于是脱脱外衣,袖子结起疙瘩,俨然一条蛇皮口袋,还愁不够掐?
我两个跨过地埂,来到这片野菜地里。细看之下,灰灰菜嫩闪闪呢,果然是春天的东西,就是嫩栓。芽心深处是粉红色,粉扑粉扑的感觉,不消使力就掐下。这时本来肚子就饿,想着恰回去煮了蘸点糊辣子,不由得咽下口水,也加快了手里的速度。
这是路过几个幺马车的那亲家,像我们问道“那你们要掐老整shong过?”,我们回答“吃嘛!”我就奇怪了,么非这些师傅不吃灰灰菜?还是就像则鲁和打磨箐呢不会吃香椿一样,路边到处都是也不见人采。
这片灰灰菜说来也奇怪,只有此一个物种,竟无杂草,只是中间夹杂着些老娃蒜,没带挖土的工具,不然就可以收获两个野菜了。看到这些灰灰菜,我忽然想起青梅遇到竹马,花儿遇到蝴蝶,也算缘分,我早不来晚不来在它最嫩的时候来了,也是正好。我们突然感觉,么非这是哪家种的?不然咋会这么一大片?这么纯?
想到这些,心里有点紧张起来,掐也不是,不掐也不是。转念一想,偷菜被拿着么叫赵云来就救我们。――“请赵子龙速速前来营救,我们被困石头破”小白师补充到。我们哈哈笑了起来,又加快手头速度。
这是有个大汉骑着摩托在我们旁边停了下来,咦,莫非是来捉我们了?看他潇洒呢跨下摩托,从车后抽出锄头,我两个着实吃了一惊。他看了我们一眼,道路对面的苞谷地里打整包谷苗去了。原来是虚惊一场,人家是吃完饭来干活的。然后我们问他,这个给是野生呢,他说是。这下我们放心了,根本就是没人管的野菜嘛。那大哥心肠也好,说我们掐的这边太老,他家薄膜沟里的才嫩,叫我们过去掐,我没们说,不消了,掐够了,这边也嫩呢。
渐渐感觉差不多了,好大一包有点重了。再说掐些也吃不掉,怕是改天再带战斗力猛呢来掐。想是这么想,么星期都没有么,那点有时间再来这里。我们一个掐了一大包,回到了车上。
开车出发,凉风送爽,下午还大汗淋漓的在太阳下暴晒,真是感觉可以。路旁每隔一段总有排洋芋完回家的那老表那表妹们,他们的小花褂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鲜艳,那是泥土里开出的花,绚烂,热烈。这是车里想起了许巍的《蓝莲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我们唱了起来。我问小白师,“小白,自由是什么?”  小白师说“晓不得啊”。他沉默一会儿,又说到“自由么就是仿我们这种,想停么停哈,想歇么歇哈。”我一头子觉得,对了,说呢太对了。
我慢慢的开着车,望见马车慢慢超过,生怕吓到他们的马儿。劳动人民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才回家的,更别说烧火做饭,我又敬畏起他们来。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

最新评论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