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网 门户 查看主题

今天

发布者: anle先生zhao | 发布时间: 2017-7-18 01:20| 查看数: 9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012020x680opnoyp2kzp4j.jpg


写在前面,纯属自娱自乐,各位客观,别骂我是神经病或精神病。我很正常的!


不知道是神经病犯了还是精神病犯了,反正今天毛病多了。
早上起来脸都没洗就开始干吃面条,哎哟好像也没漱口。不管了反正漱口不漱口都已经不重要了。看着天气挺好的,突然吧想到找个地儿去玩,可又找不到合适的去处。想到侄儿他小姨的伞还在家里,同时也想给她送琴弦,更重要的是家里没电,手机玩不成了,而且是整个村子都停电了。当然找不到地儿充电,于是就想到跑去她家充电。我也是服了自己,居然想到跑到十几公里外的地方去充电,或许只有自己这憨货了。
拿着两把伞,把一副琴弦绕成圈套在手臂上,看起来还真有点像首饰。然后一路屁颠屁颠的慢吞吞摇到乘车的地方。哎呀?真是不巧,居然没有车啊!此刻,脑袋瓜里又开始盘算是继续等车呢还是走路去。如果走路去,是走车路呢还是走近一点的,当然那就是翻山啊。正在心里琢磨琢磨着,走路的冲动一次又一次的跃上心头。反正这一段时间就是站在路边东看西琢磨。正当确定要走路,而且翻山的时候,切!居然有车来了!于是乎,琢磨了半天的决定就这么付之车轮。
因为车不能直接到侄儿他小姨家,还需要转车,转车这段还真有点戏剧性。
站在路边顺手拦下一辆三轮车,那司机悄悄咪咪的把头伸出车窗问我到哪。我说到格纽大桥多少钱?他看了我一眼说到五块钱。我擦有没有搞错啊!我拉怂着脑袋一脸无奈地,肩膀一怂一摊觉得太高了。他问我说你给多少?我勒个去,当时真想说两块的,居然从嘴里冒出三块!司机还是说要不你给四块……切!老子直接退离他的三轮车一段距离。等了一会儿,司机居然让我上车。拉开车门上车的那一刻,眼前居然有一枚硬币,还是一块的,默不作声的捡起,在车上拿在手里玩着。三轮车一路突突突的,我的腿也一路突突突的随着车的颠簸而颠簸。到了格纽大桥,从包里拿出两块钱和捡到的一枚硬币正好三块。呀呀的!这不老子不是只花了两块钱!
走路还是我的最爱!
下车后迈开腿走起来。走着走着居然感觉到这路比之前走的长了点,怎么越走越长,总是到不了。还好有一路的风景相伴,不觉得孤独寂寞。走到一处围墙边,看见两只鸽子悠闲自得的蹲在墙上,偏斜着脑袋看着天空。不知道它两是看云还是看梦想翱翔蓝天或者是蹲在那里卿卿我我的来一场看天下的恋爱。不过它们蹲了没多久,一辆突突突的拖拉机,排气管喷出黑色的烟雾惊飞了它们。或许飞翔才是它们的真正的梦想。
一路正琢磨着为这两只鸽子这首打油诗,切!居然琢磨出了三句,因为觉得太少,也因为没有笔手机也没电,三句诗只能存在脑袋里。回来经过些许的添油加醋,总算弄的一首我所谓的诗。诗是这样写的:
                                                  鸽子的梦

仲夏的清晨
一只鸽子蹲在公路旁的围墙上
轻轻偏斜着羽绒光亮的脑袋
仰望灿烂的蓝天
梦想着千姿百态的翱翔
沉侵在蓝天的梦里
突突突
一辆拖拉机惊扰了鸽子的梦
振翅飞向蓝天

不经意为鸽子写诗,居然屁颠屁颠的就到了她家。其实吧我一直在想怎样进门,又怎样开怀大笑!然而这都成了泡影泡影。居然铁门关上的,那就是说没在家咯。还好没有上锁,自己打开铁门的插销进入,切!居然还真的不在家。那那那,我还充得了手机电吗?我可是特意来充手机电的啊!那也没办法,还好有把椅子做,还好有水喝,还好甲篓里有几个烂桃子吃,不过还真甜的。一个人坐在她家门口吃烂桃子。其实好的倒是有很多,自己也懒得去摘。就这样坐着,无聊顺手拿起放在凳子上的镜子。对着脸上下左右照个遍,自我感觉还不错,只是胡子什么时候又长了这么长了,不是前几天才刮了吗?手机确实没电,人也确实很无聊。呆不住了,把伞和琴弦放在凳子上,把铁门关好,本来打算走的。又不知道犯了那样毛病,居然跑到她家后面的路上沿着路一直走走到没人住的地方,只有打砂石机器作响。走走停停的,看看那边的风景。觉得不能继续走下去了,回过头又走回到她家去,门依旧关着,人依旧不在。坐了会儿,我回家了。
回来的路上,还想着在某处找个熟人充个电,起码打个电话给她,好让她把东西收拾好。可她家那里,除了她家就可以用人生地不熟来形容了。走到格纽大桥想到四姨妈家的修理厂就在那里,可以去修理厂充电或者打个电话。沿着路,一路的车来车去弄的我风尘仆仆,鼻孔里都是灰。走进修理厂的时候,一个老表和两个修理工正在修车,看他们也不得闲,也没好意思说充电的事儿。就站在旁边看了会儿他们修车。走出修理厂继续往回走。路上经过的三轮车司机看见我都减速探头看我,以为我会打车呢!其实老子就不坐车非得要走路,虽然一路灰尘很大,但也阻拦不了我的脚步。
从新合来,就一直沿着河边的路走。走着走着居然断路了,又得绕路。看着正在修建的高速路,突然就想从高速路走回家,因为高速正好经过我家这边。于是乎,不惜跑老远的路去走高速。从新合那里,现在大桥看着对面山上在建的高速,和一排排的楼房。就认为过桥去就可以上高速了。天气温度升了,走不远手臂手都是黏糊糊的汉,加上路上的灰尘,只要往上面一搓绝对是黑楚楚的污垢,哈哈我还真的搓了。走过桥去,走到山上那排排楼房前,走到二塘镇政府门口才知道原来此路不通。又得折回去。犯了神经或者精神都不是正常的人。即便是这样,这德性依旧难改。沿着路折回,又沿着河边走,尽走一些不寻常的路。走着走着居然发现前面是一片玉米地,没有路了。如果要走回公路上就必须从玉米地穿过,可是玉米地因为才下过雨没几天到处都是淤泥,肯定是不能走的。如果要走到公路上去那只能原路返回,回头看了一眼那么远啊!不管了,直接向河边走去,试探着从稍有干燥的地方走到河堤上,还好这段河堤已经修理过,可以从上面走。看着河里倾泻而去的待着泥土的河水,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犯了了什么神经或精神。好在,走一段河堤后顺利走回公路。鞋子上还有些许泥土。
回到家就听老妈说,侄儿他小姨打电话来问我回来了没有。家里的电总算来,充上电给她回了消息。今天的故事似乎该结束了。其实不然,还有还有。不过就到此结束吧!


最新评论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