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她从不知道我喜欢她

发布者: 凉鬼 | 发布时间: 2017-5-20 04:18| 查看数: 125|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041836f7ykyyhqkyqkt7yl.jpeg

  夜深了,黑夜常常会盘出一些少年往事。
也不是不堪回首,只是不想记起,脑子里太多东西总是累得慌。
这故事属于谁,我不知道。
高二下学期那年,陶杨杨转学到了我所在的班级,她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时平卷舌不分,我就和齐帆在下面起哄,闹得她满脸通红。
这个叫陶杨杨的女生,我真的喜欢了她很长的一段时间,即使她从不知道。
从何开始我不知道,后来又是从何结束,我也不知道。在她面前,我从来只是个傻子。

她来了一个月之后大家渐渐熟悉她了,原来真的有传说中的转学生,她这人太厉害了,完全把学习当成了吃饭一样。我们班的美女其实不少,但是陶杨杨身上有那种不一样的感觉,可以说是气质吧,那种浓浓的书卷气,加上清秀的一张脸,总感觉满满的电视剧里面那种清纯感。
其实我现在明白了,其实人和人都没有多大差距,只是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觉得她是最特别的。

她刚来的几天,我们几个男生吃完饭靠在学校的后门上说白话时常议论她,会猜测她有没有谈过恋爱会讨论她的长相会拿她和其他女孩子比,不过新鲜劲过去了也就没再说这些了。
我常常在想怎么和她搭话,却迟迟不实施计划。齐帆在这点上比我强得多,他直接问陶杨杨借作业,那么轻而易举。齐帆是我高中最好的兄弟,有句老话“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何况她连我老婆也不是,我那时想也就算了吧。
可是看着陶杨杨和齐帆走得越来越近,我心里就揪得越来越紧,为了一个女的,和自己的兄弟翻脸,这种事我做不出。
齐帆长得本来就不错,再加上他那一点痞气,喜欢他的女生也不少,陶杨杨似乎有点例外,因为他们的距离近到了一个点后就再也没动过了,她还是会借作业给齐帆但是不会答应和齐帆一起去食堂吃饭。
这也算让我稍微不那么郁闷的一件事吧,我第一次和她说话却也和齐帆有关,那天齐帆的姐姐来学校看他他就让我还作业给陶杨杨,我还作业的时候陶杨杨正好在给钢笔上墨,嗯,她是我们班唯一一个用钢笔的人,好像有点问题,她就顺手一甩。
我靠!从脸到T恤上,简直是瞄准了一样,她却一点没发现,我一把她的作业拍到桌上,她抬头看了看我,憋着笑道歉。
那天我顶着一脸的蓝墨水上了一天课,因为魂淡老师不让我回宿舍用洗洁精洗,没良心的齐帆也跟着别人凑热闹,我注意到陶杨杨常常会看看我脸上的蓝墨水,不知道是良心痛还是在偷乐。
过了一个星期,齐帆还是没有放弃,我也没有放弃,我也希望自己可以不喜欢她,我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喜欢她,我问齐帆是不是真心了。
他拿拳头捶捶我的胸口说她迟早是你嫂子,我就沉默了,齐帆也沉默。
渐渐的,大家都看得出来齐帆在追陶杨杨,有一次和齐帆玩得还算不错的一个哥们朝陶杨杨喊嫂子,我记得当时齐帆在旁边乐呵着看戏。那声嫂子却把陶杨杨惹怒了,我第一次看见她用那个程度的分贝说话,朝着齐帆说我不喜欢你,我只是把你当普通同学。

当时整个教室安静了,陶杨杨红着脸坐到位置上心不在焉的看书,齐帆发脾气把桌面上的书全给推在地上,放狠话说谁会喜欢你啊,他妈谁要是喜欢你就是孙子!
这话一出,按着齐帆自尊心那么强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再接近她了。
我却继续做着孙子。
只是这样一来很尴尬,班上谁都知道我和齐帆的关系,要是我再怎么陶杨杨的话,面上是过不去的。

晚上齐帆买了一箱的哈啤,我们逃了晚自习在寝室喝酒,我知道他是动了真心,不然怎么会知道我也喜欢陶杨杨却还去追她,他从来没说,但我就是知道他一定知道,他一定觉得我会放弃,就像我也在等他放弃,可是赢的是我,他的过分前进反而引起了陶杨杨的反感,而我的怂反而成就了我。
在酒量上齐帆差我太多,我十岁就用筷子沾酒喝,而齐帆,他的酒量比一般人都要弱上几分。我们频繁的上厕所,后来他喝高了拿着一次性杯子对我说,周桐,陶杨杨不是个好泡的妞,你懂吗?
我点头说懂,他摇头说你不懂你不懂然后就大字躺在地上,酒品太好的我清醒着收拾一片狼藉。

那件事发生后,有几个和齐帆玩得不错的女生觉得陶杨杨那样的做法太直白了一点面子也没给齐帆,想找她“谈谈”。
我预先在楼道里听见了,想了想也不好直接当面告诉陶杨杨,就在她位置里丢了张纸条写上了那些女生的名字缩写然后添上不要去三个字。
纵使陶杨杨是个书呆子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她硬是不走那些女的也没辙,按老剧情是要等放学,于是我又做贼的一样放纸条说放学小心,走人多的地方。
于是那些女生两次没得手也就作罢了,毕竟她们也就那点胆量,何况齐帆都没怎么样,要是真出事了齐帆也未必领她们那份情。

再后来,不知道是赌气还是真爱,齐帆和班花在一起了,陶杨杨依旧是好学生一枚,班花也对她没有多大敌意。
第二个学期换位置,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垂怜我个怂包,老师居然把我排在她后面,当时我就转过头看齐帆,他也有默契一样的报我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我却不知道该干什么,每天看着她内衣的轮廓和过肩的马尾,有时会问她要作业抄,又怕这样做会走齐帆的老路。

直到有天又发生了一件尴尬的事情,不过这次尴尬的是她不是我,初中生物课我上得还是蛮认真,所以一看她裙子那块红我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那天她还作死的穿了白色裙子,所以除非我瞎不然不可能注意不到,她刚站起来我就按住了她的肩膀,她有些生气的问我干嘛,对于这事我也有点不知道怎么说,用笔指了指然后眼神示意她,她低头一看如我预料的一样脸红了。
然后坐着不敢动了,过了一会她叫来了她还算玩得好的一个女同学,那女同学人还不错,马上脱了自己的外套给她然后陪她去办公室请了一节课的假回家换衣服。

记得那天是月底放假,我寄宿其实是为了自由,学校离家并不远所以我是走路回去的,走了一段路发现陶杨杨跟着我后面,可是据我所知她回家的路不是这条,过了一会她走上了和我同步,对我说,谢谢。
我说没关系,然后她又说上次那两张纸条也是你写的吧,我心里是雀跃的表面却还只是淡淡应了一声,说,你别多想。
其实我就是喜欢她多想,她那个人情商方面是不及格的,她说我没多想,我就是想对你说声谢谢,又不知道怎么说,因为之前齐帆的事,我知道你们关系很好。
我说齐帆现在都和班花在一起了,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她点了点头。
我问她怎么从前回家就没遇见过她。
她说后我才知道原来她绕远路来和我道谢的,我有点飘飘然,感觉离她突然近了一大步。
从那以后和她关系是真的走近了,能够在食堂一起共进午餐了。而齐帆,他似乎也对班花上了心,连烟都戒了,玩游戏的时间也匀出一大半来和班花聊天,我倒是真的羡慕他,能够放得下玩得起。

青葱岁月总是短暂的,或许所有岁月都是短暂的,一辈子就是一眨眼的事。
高三像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压到每个学子身上,而学霸陶杨杨,她更是发奋读书,我中午不叫她吃饭的话她能看书做题磨掉一个午休,后来她觉得中午吃饭人太多排队费时间直接去商店买面包,她啃了一个星期面包后,我看不下去了,就中午提前溜走去食堂占座以保住她的胃。

不过常年走水路哪有不湿鞋,有一次去食堂居然碰见了班主任,然后就被领到了办公室,那时怕的不是受处分,怕的是在陶杨杨面前丢人。
后来在办公室被班主任训了二十分钟后也就出来了,绝对是班主任给各科老师发了话,第四节课下课前老师都会再点一次名,我就没办法提前溜走,不过陶杨杨终于开窍了,觉得为了吃饭排队也算不了什么,于是中午啃面包的生涯也就结束了。

应该也是有些明亮的眼睛在盯着我和陶杨杨的,但是只是盯着,没有像以前那样起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明白陶杨杨的性格,她这样执着的书呆子怎么会看得见别处桃花?另一部分原因也是屈于我和齐帆的淫威下。
齐帆和班花的恋情尽然坚持了一年多,为了和班花考进同一所大学,他开始致力于学习,很吃力,看见晚上熄灯了他打着手电筒看书,以前和他喝酒的时候从没想到原来我的兄弟会有这么正经的一天。
班花成绩偏中,他不是没有机会追上去的,可是我只能郁闷了,痛恨陶杨杨为什么那么厉害,我要追上她是不可能的。
我只能希望和她的大学在同一个城市。那个时候一回头才发现已经喜欢她那么久了,我从没喜欢过一个人那么久,那么专注,而且还是暗恋。我自己都有点被自己感动到了,可是陶杨杨的脑袋真的不灵光,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好一点,会不会明白高中那年我为她做那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

从陶杨杨口中我得知她想考去北京,而我,离那真的远,爸妈希望我在省内找大学,以我这个成绩,在省内读至少可以轻松点。

毕业聚会真的一下子就来了,整个高中的所有回忆都好像变成了一场即将醒来的梦,那些青涩的时光即将永远被锁上大门,齐帆对我说有些话如果不说会后悔一辈子。
可是要是说了,恐怕连朋友都做不成,恐怕她也会像吼齐帆那样吼我吧。
我真的很怂。
毕业聚会去了饭店吃饭又去KTV唱歌,她应该是不熟悉KTV这种场合,一个人坐在沙发那发呆,我端着果盘走过去问她要不要吃,她摇头,五颜六色的灯光在她脸上闪过,看不到她原本的肤色,但是我知道她一定脸红了,她这个人是一点小事就容易脸红的体质。
我就坐在她旁边,觉得心空空的,我不知道她是怎样看待我的,我不知道我在她心里重不重要。
我给她讲了好几个笑话,但是包厢里太吵了她断断续续的听着却也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她的同桌递麦给她,说这是她最擅长的歌,我看了一下,是陈慧娴的《千千阙歌》。
她犹豫了一下问我要不要一起,我说好啊,其实我不会唱,只是跟着她附和。
那是我离她最近的一次,在包厢里的灯光照射下,她在我旁边笑着唱歌,有时会抬头看我一下,就像甩我一脸蓝墨水时,我多么想对她说我喜欢你,可是我没说。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后悔。

离开的时候她对我说,周桐,你是我高中最好的朋友。
我沉默着笑笑。
后来她如愿的考去了北京,我留在省内读专科,而齐帆也没能和班花考去一个学校,班花说愿意等,但是来日方长很多事说不定的。
就像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突然就喜欢一个人那么久,放眼我成年之前的日子,初恋什么的完全没有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偏偏是陶杨杨,这个情商不及格的姑娘。

做了三年的兄弟也不容易,何况中间陶杨杨那个事也算一个坎了,找了个好日子哥俩一起喝酒,喝的还是哈啤,不过这回我掏的钱,齐帆的酒品仍未见长,喝了几瓶居然开始哭,一个大男人,连着我的脸一起丢在大街上。
说起来两个人到头来感情上都不圆满,不过他还好,不像我,暗恋了这么久一点结果都没有。

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回过神,会不会知道原来我一直喜欢她。
她会不会感动?会的话我希望她给我打个电话,随便说点什么。
她身边没有我了,她会不会有一点点难过,会的吧。

已经好久了,到底是我错过了她,还是她错过了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最新评论

评分 林一 发表于 2017-5-20 17:26:52
是你的故事吗?
评分 凉鬼 发表于 2017-5-21 21:29:09
林一 发表于 2017-5-20 17:26
是你的故事吗?

不是。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