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网 门户 查看主题

招魂.月

发布者: 逸子 | 发布时间: 2018-10-10 22:46| 查看数: 148|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凌晨四点多钟,和老爸一行去乡村陌巷为老妈“招魂”,这是老爸一直的愿望:希望老妈能对他说点什么。我们一家人都是不信鬼神的主,却被老爸强烈思念老妈的信念所改变,一起跟着过来,想听听老妈离开红尘十个月可安好?霜寒晓月,七拐八绕地摸到到了"仙家"门前,已经人群熙攘,夜色里声音轻漂漂,还特别入耳,越入耳却是越发从心底感觉到莫名的孤寂,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虽然陪老爸一起过来,心里还是不信鬼神的,只是觉得老爸变得相信了"招魂",有点不可思议吧。我们兄弟姐妹不相信这套也是从小耳濡目染的教育造成的,现在却是老爸提议来试试。与其说相信老妈"上来"说话成真,不如说陪老爸了却心愿吧。
     果然好戏开场了。6点准时打开院门,一帮人冲进去,小小水泥天井,顶着透明的雨棚,穿过三厢二间的客堂,涌进了后进的偏房,只见一张半卧藤椅,搁着一块薄薄椅垫,侧面为供台,瓷做的观音菩萨,兰花指翘翘,台面一盒香灰满满,插上两捆香燃上,顿时小屋子里"仙气"飘飘。“仙家"是女人,五十开外,五短的身材,小眼晴,凶光逼人,隆起来的颧骨高过鼻尖。一开门,就来了一个"下马威"或者"下床威",不分青红皂白把来者一骂:"没道德、父母没教育好呀、来旅游了"等等,不知所云。发牌子按顺序有错了?一旁她的男人一言不发,随她发"神经病"!后来我纳闷,觉得不对劲,不是说“顾客是上帝"吗?问卖面条的邻居才知道,她的开场白都是先骂人,一为了维持秩序,二是为了立马竖立"权威"。总之,为了人们相信她的话铺垫的。我们排在第四号,可面前3个号却为11个逝者招魂了。我在烟雾缭绕的屋子里听了3个逝者"上来"说话过程,就心灰意冷了,简直一派胡言!本以为有特异功能的,本以为仙家有道的,本以为量子纠缠能在此验证灵魂永恒的,现在看来今天无望而归了。
等我们毕恭毕敬地把老爸夹在中间,坐在长条凳子上,面对她时,问几句答几句,随后她说了,而且错了离奇。我们就不随便开口了。只见她一个哈欠就闭上眼睛,又神叨叨地说,她带不上来。又一个哈欠又闭上眼睛,接连几个,活象一个初学游泳的,呼一口气潜下去,又上来,节奏不均的。本想坐着不挪座的,她一句"她可怜呢,泪水汩汩的,走不动,上不来哎!",听完我起身走了。活该我不信苍生信鬼神的。倘若老妈真在下来知道我们在这里,她就拼了三生转世投胎的命,也是要上来的。我了解我老妈!
刚才把车停在路边,披星戴月沿着村里面的小路走近去,月光皎洁,寒意侵衣,老爸和姐妹在前面走,我在最后面跟着,心里总在幻想马上老妈会对我说些什么?她可知道我每一个月都会在她的墓前献上一束白菊,擦揩她的石碑,手抚她的照片,然后点上一支香烟陪她坐一会儿,思绪总绕着老妈生前的岁月,悲从心生,渐渐地泪眼朦胧了。天,总不遂人愿的,世界上就是没有完美的事,我老妈如果能等我退休在家,让我天天陪她一段时光,是我今生最大的幸事。早起看日出,晚归备薄衫,粗茶淡饭,恬静地过活每天的平常岁月。而今转眼成空了,今夜月偏圆,与人心相违。
这个月亮一直就挂在我的记忆屏上。文革前期,我才5、6岁,也是凌晨4点多钟,寒风刺骨,妈妈背着我送老爸出差,渡江桥头,冷月高悬,冷风吹过河面,发出咽鸣声。小时候不知道何来荆轲易水边的悲壮,长大后老妈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当时世道艰难,老爸在单位挨整,情绪低落。所以才有这一幕,把我从热被窝里拖出来,和她一起送别老爸的情景。到了我上中学了,明镜似的银盘月亮,把蓖麻地照着很亮,可老妈还未回家呢。城河边马路上,造反两派干仗,探照灯、机关枪架在漆器厂的楼顶上。我在斑驳的蓖麻地外徘徊,等候老妈,直到政治学习小组结束后,老妈才回来。月光下我老妈英姿飒爽,健步、靓容!天色清明,有月亮的人世间才是每个温馨人家的家园!再后来,远走北方读书,过瓜洲汽渡,从镇江站上车。傍晚时,江水清冽,风月外一轮红晕。风渐起,任它吹散长发遮着双眼,想起老妈,料定自己将从此离开老妈的家了,五味杂陈一身沉重,抬头便是山色倒江,源源流不尽,诸物皆老!最不忍我回望月色苍穹之下,老爸金沙金粉般沉重的无奈,老妈才从手术室出来,泣风泣血婆娑。7个多小时的植血管手术,让老妈痛不欲生,让老爸生无可恋。在南京医院旁,居民大楼的万家灯火背景里,我恨月光还飘飘洒洒的,罩着我们仨。我们仨痛得无路可走呀!家在百公里外的扬州,家在数十年前可馨可亲的记忆里。
今夜又月圆,老妈和我们阴阳两相隔了。星疏月明,不会冷了老妈的面庞吧?能"上来"和老爸谈谈家里的琐事,揶揄他慢悠悠的作派,讥讽他的无为而治…老妈,对我说些什么呢?想到此,真实地期待传说中的"关王"能成真啊!(待续)
224648mi14sf8t16zqck0f.jpeg

最新评论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