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原创馆 散文 查看内容

晚秋

随笔 2018-10-21 22:33 854
摘要: 恍恍然觉得,到最后,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怕就是这内心的淡定与从容了。

  晚秋,枫叶染醉,白露凝霜。桑榆处,一抹夕阳残照。
  
  公园里,树叶凋谢了,绵长的甬道,尽现着落叶的枯黄。杨柳恋恋,耷拉着脑袋,稀疏的枝条,在残阳下抖索。樱花树光秃秃了,那枝干上绽放的花,曾是这周遭里最美的姑娘。苍老的水杉裂着皮,龙爪槐也把背躬起来了。桂树的余香虽仍在公园里飘忽,漂亮的秋菊也在努力着为晚秋张扬,可岁月,终究是那个时节了。
  
  捻一片落在肩上的枯叶,叶根处一斑微微的绿,寄托着对春的缕缕念想。那枯黄处的最后的绿,是恋春的肝肠寸断的不舍……
  
  还记着湖水的嫩绿,还记着,让我们荡起双浆。金瓶似的小山上,稚嫩的心仍留在那儿徜徉。那年的春是那样的绿,那时的天是那样的蓝。然,光阴走着走着就这么老了。
  
  岁月的酒柜,摆放着各类诱惑的琼浆。生命曾无数次的醉过,无数次的激昂过。贲涨的血管曾如此的渴望命运的波澜,学着弄潮儿,在时代的浪潮里起伏,在命运的波澜中博击,只为去掬取一朵诱人的浪花。
  
  秋气肃杀,凛冽的秋风,逼走春的翠綠,却迎来秋的金黄。田野中稻麦飘香,仓廪里放有新存的隔夜余粮。该来的来了,要去的却真想留啊。年青时,我们喜欢透支健康,到如今,我们常惦记,如何把健康再买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往事丰富多彩,岁月总让人遐想万千。为这已不再来日方长的身体,不甘寂寞的老哥,常将残躯在脂粉里浸泡。喜欢穿红着绿旳老姐,变幻着各类道具,摆显着各种恣态,把不多的余生放进网络穷晒,只为博同好们“悦我”。或曰潇洒浪漫,或曰快乐可爱。佝偻着已老的躯干和沟壑遍布的老脸,常想着去与青春年少分一杯羹。这大概是对春的最后渴望吧。
  
  洪荒中铺出的生命古道,壘着无穷无尽的鹅卵石。每一块的鹅卵石,就如同一位先人的塑象。生命的古道,在宇宙的时空中延伸。这似曾相识的鹅卵石,总在不断地重蹈着,复制着前人的故事,又继续地不断的向前铺设着。也许不久,你便是那块新的鹅卵石了。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是财物的积聚,还是才智的撷取?不能求统一,但愿求理解。也许日渐塌陷的胸,需要文字的填充,已经佝偻的背需要知识去支撑。泡一杯清茶,静看这鲜嫩的绿在白水中沉浮。抑或是过往的岁月,变幻着小提琴美妙的音符,在胸际舒缓地慢慢飘过。
  
  约三、二个恬淡的老友,偶而驻足于山野荒郊,听听秋虫的悲鸣,看看似血的残阳,叹青山之巍峨,感人生之渺小,畅怀凭风,宠辱缥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恍恍然觉得,到最后,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怕就是这内心的淡定与从容了。
  
  还记得多丽丝?莱辛的名言:“我们浪费自己的健康去赢得个人的财富,然后又浪费自己的财富去重建自身的健康。我们焦虑地憧憬未来,忘记了眼前的生活。活得既不是为了现在也不是为了将来。我们活得似乎永远不会死,我们死得也好像从来没活过。”
  
  就留此言算作本文的结语吧。
  
  文/一粟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夜ε光
夜ε光 2018-10-23 15:17
简单来说,现在很多人跟行尸没有区别。无思想,无知识,无修养,……。这人生跟行尸没区别。我看他们就好像我身边躺着许多尸体……

查看全部评论(1)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