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原创馆 散文 查看内容

腊月,那一抹雪色乡愁

随笔 2018-2-13 22:45 1106
摘要: 我用温情的目光遥望故乡,那里,应该是最美的模样!

  天空飘起了碎碎的飞雪,雪中夹杂着冷风,这是寒冬腊月的感觉。守一膛岁末多思的炉火,聆听雪落的声音,片片洁白连同着寂寂的思绪,烹煮成缕缕雪色乡愁,在宁静的午后飞扬……
  
  节气到了腊月,仿佛一切都在寒冷中热闹了起来,街上商贩的叫卖声,熙熙攘攘的人群,南来北往的车辆,还有急着赶回家过年的游子……
  
  小时候,总是很执着的期盼,岁末的脚步早早到来。因为,祖母会在低小的厨房里,炸一篮孩子们垂涎已久的油饼,煮一些肉骨头,那是新年唯一的美味。如今,物质富足,那些只有过年吃的东西几乎天天可以吃到,却是怎么也品不出小时候的味道了。
  
  多年过去,每当下雪,我还是喜欢坐在有雪的地方,让雪花落在身上,手掌上,朵朵洁白,飞舞着远去的记忆,那些窗柩上还没溶化的冰凌花,温润着我的目光。怀念逝去的素洁,怀念祖母的味道,怀念那些纯真无忧的岁月……
  
  喜欢雪后的清晨,出去走一走,走在人少的街道或者坐在公园的一角,看看雪后的景象,感悟有雪的快乐。让思乡的情结,覆上雪的脚印,便似行在故乡的月亮河畔。
  
  小时候,即便物质生活匮乏,但是我们是快乐的,每到临近过年,父亲会拉上架子车,带我们兄妹去街市上购置一些简单的年货,核桃是少不了的,锅盔是少不了的,糖更是少不了的。还要给我们扯一些布匹做过年穿的新衣服,购完年货,父亲会带我们去饭馆吃一碗很少吃到的牛肉烩面,那香味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腊月,最忙碌的还是祖母,早早起来为一家人准备生火做饭,一双小脚一天到晚总是没有停歇过,晚上还要给我们做过年穿的布鞋,祖母在灯光下纳着鞋底,等我们都睡了,她才能躺下。
  
  时光,有情又无情。聆听雪落的声音,静静的却不露声息,宁静中隐匿着多少青涩而又温暖的回忆;品味时光,清香如一杯陈年普洱,感怀中飘溢着多少难忘的思绪;那细细、淡淡、瓣瓣飞舞的雪花啊,可否带我到故乡,去寻觅那一抹久违的乡音?
  
  今夜,月光洒满院落,夜,安静而冷寂,一场小雪过后,院子里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早春,还是有点儿寒冷,但是再冷也阻挡不住春的脚步,雪落山川,万物在土地里酝酿。
  
  仰望星空,画卷里不变的星空依然灿烂。生活却不一样,深的浅了,淡的浓了,该来的一定会来。
  
  岁末,感慨颇多,静静地望着窗外,却是无语凝噎……走过,才知道什么是栉风沐雨。岁月,因为走过而美丽;生命,因为经历而丰盈。撷一朵雪花,来装点生命的春天。
  
  乍暖还寒的二月,冰雪正在悄悄融化,风也变得不再那么刺骨了,窗台玻璃上的冰凌花也消失不见了,你说,春天真的来了。春暖大地,万物复苏,草木萌动,一切都是那么的明媚,那么的柔和。
  
  我用温情的目光遥望故乡,那里,应该是最美的模样!
  
  文/荷塘月色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爱墩墩
爱墩墩 2018-2-21 20:08
写出的腊月的雪景和对祖母做的食物的怀念。对儿时过年的的期盼。表现对过去的思念
引用
心轻草赤香
心轻草赤香 2018-2-15 08:02
母亲爱的我
引用
心轻草赤香
心轻草赤香 2018-2-15 08:02
么呢?

查看全部评论(3)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