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悦读 阅读生活 查看内容

放慢脚步,活出生命的质感

随笔 2018-1-17 01:14 1224
摘要: 尽管岁月不饶人,越要敬畏生命,不激进不冒险,修养内质,稳健通透,厚重生命质量,不负那年时光。
  作者:禾甜
  
  余华曾说过:
  
  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具有说服力了,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
  
  18岁的梗还在耳边,翻看青春的照片,只能感慨:时间真霸道,不请示不汇报,匆匆带走每个人的青春年少。
  
  自觉还是二八的年纪,却已奔到不惑的关口。
  
  内心的不服气,也渐渐输给了脸上越来越多的皱纹,头上越来越多的白发;
  
  酒量越来越浅,睡眠越来越少,身体越来越糟糕,做爱越来越勉强。
  
  好尴尬的感受,岁月不曾饶过谁,人人都是它手中的玩偶,豪言“我亦未曾饶过岁月”,也只能是拿生命与时间赛跑。
  
  40岁好象是个分水岭,平时没病没痛的身体突然倒下,我被岁月欺负了,当麻药过后,身体的痛楚让我无法安睡。
  
  黑漆漆的病房里,睁着双眼,感受着如刀割皮肤,剑入骨肉的冷冽疼痛,感受着生命力通过插入体内的导流管“滴答”、“滴答”地向外流失。
  
  汗珠从额头淌下,我不想呼痛,也不想叫醒任何人,清醒的疼痛总比混沌的沉睡,更适合去参悟生命的真谛。
  
  一切的努力上进,一切的争强好胜,此时都回归到了最基本的渴求:活着。
  
  活着,真好。
  
  有人说,要修正你的三观,最好生一场大病。
  
  在活着与死去的关键时刻,你的选择和渴望,才最接近生命的本真,才最顺应岁月的起伏。
  
  在顿感岁月匆匆之时,越要放慢脚步,活出生命的质感。
  
  这才是对生命的敬畏。
  
  02
  
  2013年,李开复得病了,第四期淋巴癌。
  
  当时他即将迎来自己52岁的生日。
  
  一直追求着自身影响力,追求着改变世界的李开复,只能放下热爱的工作,接受治疗。
  
  在此之前,他是一个努力把“拼命”作为自己标签的人。
  
  曾经与人比赛:“谁的睡眠更少”,“谁能在凌晨里及时回复邮件”。
  
  “付出总有回报”的信念,在病魔面前土崩瓦解。
  
  命悬一线之际,求生欲望强烈,不由会反思过往:“我做错什么事了吗?是因果报应吗?还是其他缘由?”
  
  猛然发现这个世界有太多事不能理解,无解的要远远大于能理解的。
  
  猛然发现每个人的价值跟灵魂都是一样的,没有谁可以影响谁。
  
  自己以前所追求的影响力,只是一种功利世俗的追寻。
  
  在病中,他读了很多书,与高人大师沟通,悟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如果做一件事情,世界会变好一点,我就去做。不特别地衡量哪个影响力大一点,不把什么事都去量化。
  
  他曾在微博里写下生病后的几点感悟:“不必改变世界,做好自己就好;活在当下,体验世界的美好;追求影响力过头了,就是在追求名利。”
  
  以前很在乎的事情,现在看来很功利,很无聊,以前要百分之百投入的工作,现在投入减半。
  
  没有负能量的身体,压力就会减轻,在岁月中用力过猛,就要学会顺时顺势。
  
  生命的意义既在于宽度,在于厚度,也在于长度。
  
  就如沙粒,越想拥有太多,越是抓得太紧,越要从指缝间逃离。
  
  轻松顺应它的流动,才会在手中长久停留,才会在流失中感受到它的重量。
  
  沙粒如此,岁月如此,生命亦如此。
  
  已到中年的李开复终于放慢脚步,与岁月共舞,尊重生命应有的模样。
  
  正如周国平说:“人生有三次成长:一是发现自己不再是世界的中心的时候,二是发现再怎么努力也无能为力的时候,三是接受自己的平凡并去享受平凡的时候。”
  
  学会接纳岁月的变化,找到生命负荷的最佳平衡点,也是人生的一次成长。
  
  03
  
  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这是木心先生的诗句,也被很多人当成勉励自己的格言。
  
  未曾饶过岁月,并非争分夺秒与生命赛跑,而是在人生的每一阶段,厚重生命的质量,让生命更有质感。
  
  木心先生的辉煌是在美国成就的,1984年,他在哈佛大学举办了个人画展。
  
  自此,他的绘画成就渐渐被认可,作品被大英博物馆收藏,成为20世纪第一位被该博物馆收藏的中国画家。
  
  这样的成就,“对于华人画家来说,差不多已经到顶了。”
  
  而我们真正认识木心却开始于2001年,他的作品《上海赋》在国内发表。那年他74岁。
  
  越深入越敬佩,对他的成就无不惊叹:“大器早熟的天才,晚成的大师。”
  
  木心出生于浙江乌镇的名门望族,富裕工商世家,从小学习诗词歌赋。
  
  那一段时间如饥似渴,木心说他自己好像得了“文学胃炎症”。
  
  十三四岁,他已经把《文学大纲》通读了好几遍,并创作了自己第一首白话诗。
  
  饱读诗书的木心违背家人让其从商从政的意愿,而是决意要当一名画家。
  
  抗战结束后,他跟随刘海粟、林风眠先生学习油画,学习中西绘画。
  
  在参加反内战运动中,被国民党通辑,不得不逃往台湾,直到新中国成立。
  
  颠沛流离的磨难似乎一直不肯放过木心,当他带着厚厚的文学手稿,走下隐居六年的莫干山,却因嘲讽某位当权者,不幸入狱。
  
  这一呆就是12年,在狱中无望的等待里,他偷偷写下了对哲学和美学的思考,近65万字《狱中笔记》,托人偷偷带出监牢。
  
  在孤寂又黑暗的夜晚,他在纸上弹奏无声的莫扎特与巴赫:“真正的贵族是不怕苦不怕累的,一个意大利作家写过,贵族到没落的时候愈加显得贵。”
  
  木心笑言自己:”白天是奴隶,晚上为王子“。
  
  1978年他平反出狱。
  
  当梁文道看到那时50岁木心的照片时,惊讶于木心的精气神,他的脸部线条平和,没有愤世嫉俗,也没有悲观失望。
  
  即使在狱中断了两指,依然微笑着保存了文人的风骨。
  
  那个年代,有人以死抗争,木心却更欣赏”以生殉道“,以死殉道易,以不死殉道难。
  
  他已经看清了岁月的色厉内荏、虚张声势,而静心蛰伏于乱世,不负生命的存在。
  
  正如我在知乎上看到的那条零赞回答:我急,岁月不急;岁月急了,我却不急。
  
  罗曼·罗兰说过:“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认清岁月的本质,热爱生活,珍爱生命,才能与岁月和解。
  
  正如他在诗作《杰克逊高地》里的喟叹:”不知原谅什么,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04
  
  与岁月共舞,并非向岁月妥协,而是看透世事,洞察现实后的内心笃定,追求岁月流转中的生命质感。
  
  我们在童年,热衷趣味;在少年,勇于冒险;在青年,关注色彩;在中年,看重内质;到晚年,我们只在乎生命。
  
  不再冒险,不再受惑,不再参与外界的喧嚣,更看重内心的沉淀,不忘关注时代的动向。
  
  任岁月流沙般迂回婉转,河水般奔涌向前,历经岁月的人,只注重内心的坚实稳定,生命的厚重与质量,不与风沙、水流抗争,顺风而行,顺水而动。
  
  纪伯伦说:“你无法同时拥有青春和关于青春的知识;因为青春忙于生计,没有余暇去求知;而知识忙于寻求自我,无法享受生活。”
  
  青年作家李尚龙针对这句话,得出了自己的感悟:
  
  所以年轻就要轻狂一些,中年要稳健一些,老了就端庄一点。如果你年轻时候不轻狂,老了又憋不住了,这就是耍流氓。
  
  尽管岁月不饶人,越要敬畏生命,不激进不冒险,修养内质,稳健通透,厚重生命质量,不负那年时光。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