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悦读 精彩悦读 查看内容

3个小故事,让你领悟生活的真谛

随笔 随笔网 2017-4-20 15:32 639
摘要: 禅师的幽默,并非一味挪揄嘲弄,更非恶作剧,他们善于区别对象,分别情况,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

  禅师的幽默,并非一味挪揄嘲弄,更非恶作剧,他们善于区别对象,分别情况,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
  
  1
  
  唐朝有个赫赫有名的大将郭子仪,安禄山叛乱时,任朔方节度使,在河北击败史思明,唐肃宗即位时,又配合回纥兵收复了长安、洛阳,因而升为中书令(相当于宰相)。
  
  然而,这位功盖天下,权倾朝野的郭子仪,却又以一个平凡、卑微的佛教徒自居,常去佛寺拜望禅师,聆听禅师说法。
  
  有一天,郭子仪像往常一样探访禅师,问了如下一个问题:“请问师父,佛教是如何解释‘慢’(傲慢)的?”
  
  禅师听了这句话,忽然变了面孔,眼一瞪,嘴一撇,以一种极其傲慢无礼的态度对这位宰相喝问:“你这个呆头在说什么胡话?”
  
  一霎时,所有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郭大人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这和尚怎能用这种口气说话?
  
  显然,郭子仪也无法忍受这种蛮不讲理而突乎其来的“侮辱”,他的脸上开始出现一种虽颇轻微但却严肃的愤怒表情。
  
  就在这时候,禅师又恢复了往昔那慈祥的面容,微笑着说道:“大人,这就是‘傲慢’。”
  
  多妙的“幽默小品”。这位禅师知道,像郭子仪这样位高权重的大官,早已习惯于发号施令了,其左右部下无不俯首听命,没有一个敢顶撞违拗的。
  
  要让他懂得什么叫傲慢,最好的办法,不是字面上去解释傲慢的概念,而是让他亲身被人家“傲慢”一次,实实在在地尝尝“傲慢”的滋味。
  
  这种“幽默”常常胜过一大套空洞的说教。
  
  2
  
  日本一位名叫信重的彪悍武士向白隐禅师请教:“真有地狱和天堂吗?能带我去参观参观吗?”
  
  “你是做什么的?”白隐问。
  
  “我是一名武士。”
  
  “你是一名武土!”白隐叫起来,“哪个蠢主人会要你做他的保镖?看你的面孔简直像一名讨饭的乞丐!”
  
  “你说什么?”信重跳起来,热血涌上脸孔,伸手要拔腰间的宝剑,他哪受得了这样的刻薄话!
  
  白隐照样冷嘲热讽:“哦,你也有一把宝剑吗?你的宝剑太钝了,砍不下我的脑袋。”
  
  武士勃然大怒,哐地一声抽出了寒光闪闪的利剑,目露凶光,对准了白隐的胸膛,此时,白隐安详地注视着武士说道:“地狱之门由此打开!”
  
  这位武士一刹那恢复了理智,觉察到自己的冒失,深感禅师的道法非同寻常,于是急忙收起宝剑,向白隐鞠了一躬,谦卑地道歉。
  
  这时候,白隐微笑而温和地告诉武士:“天堂之门由此敞开!”
  
  这位武土顿时省悟过来:当你萌生行凶作恶之时,你正在向地狱迈进;当你谦卑慈爱时,你已处在天堂里了。
  
  一位中国禅师,一位日本禅师,不约而同地以幽默的方式,形象而生动地解答了宰相与武士的问话。他们的幽默除了来自于智慧,还来自于“无私无畏”。
  
  试想,如果看到宰相就奴颜卑膝,极尽逢迎拍马之能事;如果看到武土就胆战心惊,避之唯恐不及,那还幽默得起来么?
  
  禅师的幽默,并非一味挪揄嘲弄,更非恶作剧,他们善于区别对象,分别情况,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
  
  3
  
  默仙禅师住在丹波的一座寺院里时,一位常来寺院的教徒向默仙诉苦,说他老婆太吝啬了,只进不出,一毛不拔,简直弄得他难以做人。
  
  默仙答应去开导开导他的太太。
  
  一天,默仙禅师去看望这位“吝啬”太太了。施过礼以后,默仙在她面前伸手摊开巴掌,像丐儿讨食似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位太太惊讶地问。她知道,远近闻名的默仙大师决不至于向她乞讨东西。
  
  “假如我的手掌永远这样摊开,只放不收,始终不变,你管它叫什么?”大师问。
  
  “畸形!”太太叫道。
  
  默仙大师又在她面前把五指收拢来,握成拳头问道:“假如这只手永远这样紧握着,只收不放,始终不变,你又称它叫什么?”
  
  “还不是畸形!”
  
  “只要你多多了解这一点,”默仙冲着这位吝啬太太莞尔一笑,“你就是一位贤内助了。”
  
  效果真是奇妙——自此以后,这位太太相夫教子,非常贤惠,不仅节俭,也懂施舍了。
  
  这便是禅家的又一种幽默。婉转地提醒你,风趣地指点你,含蓄地批评你,却不故意伤害你,存心为难你。
  
  而其效果则远远胜过简单粗暴的斥责,正如印度诗人泰戈尔所说:“不是锤的打击,乃是水的载歌载舞,使鹅卵石臻于完善。”
  
  以柔克刚,笑谈真理,体现了禅者与人为善的仁慈心肠。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