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原创馆 散文 查看内容

春天如酒,不饮自醉

琉璃疏影 随笔 随笔网 2017-4-20 15:15 278
摘要: 这迷人的春色,依旧那么浅,不禁一掬。没有人,可以拒绝它的浩荡,与美丽。那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清新悠然,那是,“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的不饮自醉。

  昨夜的风,经过了我的窗外,轻轻吻上了桃花的蕊,香满了浅浅的梦境,那样安静,又妥帖。
  
  季节的变迁就是这样,无论我们有没有准备好迎接它的方式,总会如约而来。从冬到春,仿若,我们只是出了一趟远门,再回来时,已是满园春色关不住。站在有些空旷的原野,无论望向哪一个方向,迎面而来的,全是和煦的风。走在绵软的土地上,看着星星点点的绿映入眼底,就会情不自禁的俯下身,想亲吻这刚刚萌动的新芽。这绿,是蛰伏了一个冬天的希冀,是大地最美的初妆。
  
  熙熙攘攘的陌上,早已经人头攒动,不是留恋于鸟语花香,就是忙碌于田间地头。那一垄一垄的新植的作物,一粒种,一嫩芽,生机勃勃。尽管,有些枝头还是荒芜着的,并不影响此刻心情的悸动。那岸边的柳,早已绿成一条条丝绦,随风飘逸出一幅浅绿的水墨画。
  
  草木在慢慢发芽,溪水在潺潺流淌,梁间燕子在轻轻呢喃。浅行于悠长的田间小径,不必呼朋引伴,一个人,一身粗布棉麻,浅浅行,款款走,也很好。
  
  这春呀,道是寻常,却无法掩饰它的明媚。看呀,那些不知名的小草,或者小花,悄悄然,就开满了田间地垄。山坡上,那片浅浅的黄,或者淡淡的粉,或迎风,或安静,或摇曳。伫立风中,无论从哪个方向来,无论向哪个方向去,都是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而我,便也入了这画中的静好。
  
  “萧萧花絮晚,菲菲红素轻。”向来,都是喜欢春天的,如同喜欢杜甫《春运》中的这句诗词一样。春天便是这个样子的吧,素生生,红艳艳。无论是青草离离,还是细雨霏霏;无论是春风十里,还是桃花满园,望向田野,都是令人舒适的温度与和煦。
  
  再过不久,陌上将会被大片的绿与大片的花朵覆盖。最喜欢最期待的,就是寒冬过后,等着春风拂绿一切。然后,在盎然中,抽出一朵桃红,或者一朵梨白。那些,被春风拂过的时光。也被染了香,或者沁了暖。就连呼吸,也是清香的味道。
  
  站在春天的风里,静默,回眸。每一个方向,都滋生着一份美好。吹面不寒杨柳风,霏霏细雨不须归。忽然,就想到了“醉。”此时,此刻,也只有一个“醉”字。才可以表达,内心的喜悦与感动。眸里,那些红绡,那些翠减,在每一个轮回的四季,永如初见。
  
  十里春风,处处芬芳。春回大地,草木繁荣,到处一片生机勃勃。心也被沾染了绿色,绯红,浅粉。忽然,就醉在枝头的那一抹鹅黄,醉在田边的一株新芽,醉在一缕春风的和煦,醉在一场场霏霏的细雨。追随着春天的脚步,我只需带一颗诗心与一份悠然,去更远的远方,看更深的春色。
  
  韩愈说:“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我说这春天呵,却如酒一般醇!不饮,亦会醉。许多年以前就曾想徒步,邂逅那个叫做杏花村的地方。沿着一路杏花香,不知,会不会逢着一个吹笛的牧童,告诉我,那里的杏花酒,早已经等你等了很久。而且,那里还有等你的故人,你们可以不醉不归。
  
  这迷人的春色,依旧那么浅,不禁一掬。没有人,可以拒绝它的浩荡,与美丽。那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清新悠然,那是,“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的不饮自醉。
  
  红尘婆娑呵,漂泊的脚步无论走出多远,春天总会不期而至,一如,每一个春暖,都会花开。远方,那安静的村落里,谁家的炊烟又开始袅袅,飘荡着熟悉的烟火味。原来,每天穿行于熙攘的人群与车流,最眷恋的还是这朴素而安稳的岁月。今夜,就让我,枕着老院里的那弯月光白,呼吸着久违的香草气息,就让我慢慢回归到生命的原乡。再醉一回柳絮轻,再醉一笺花色红。(文/琉璃疏影)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苏璃谙
苏璃谙 2017-4-22 11:18
在哪里收藏呢?

查看全部评论(1)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