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原创馆 散文 查看内容

春天的野味

苏宝大 随笔 随笔网 2017-4-12 08:35 618
摘要: 但现如今的春头上,能吃上几次的野菜,也算是时髦了一回。

  文●苏宝大
  
  春天踏青挑野菜,成了当下城乡女人的一种时尚,一种福分。
  
  清明前后,踏青扫墓,满眼绿油油的麦苗,满眼燃烧着的菜花。一片是绿,一片是黄,吸引了那些闷坐城里的女人了。她们着花花绿绿,持一把小剪刀,挎一只花竹篮,从熙攘的镇上款款而行于乡野的田塍,弯腰屈膝,寻觅荠菜、马兰头、枸杞芽……寻觅春天的野味。苏东坡的“时绕麦田求野菜,”倒真应了这时节觅野菜的场景。
  
  曾经的穷困,三春头奔向大自然讨食,曾经的饥饿,全民追逐大鱼大肉,曾经荤腥油水不足,国人吃怕了的不算稀罕又贱生贱长的粗纤维的野菜,现如今倒被人们美其名曰为“春野三鲜”了。南宋诗人陆游曾无奈地写过穷家妙活的诗句:“小著盐醯助滋味,微加姜桂发精神。风炉歙钵穷家活,妙诀何曾肯授人。”
  
  如今,人人腻够了荤腥油,吃出了富贵病,野菜倒成了餐桌上的时髦菜了。周作人在《故乡的野菜》中提倡道:春分前后多食之,指的就是这春天的野菜。
  
  “三月三,荠菜赛灵丹”。此时,一场春雨一场绿,荠菜嫩且汁多,这时吃最爽口,挑野菜正当时。辛弃疾“城中桃李愁风雨,春种溪头荠菜花。”他认为,有荠菜花开着的地方,那里才是真正的春天。
  
  荠菜,清炒,荤炒,烧汤……皆可。而营养丰富又最简易的食法:凉拌。
  
  荠菜从田间挑回,择洗干净,盆中双手扯,滗去水,装盘,滴麻油,浇香醋,佐以蒜泥、生姜,拌少许味精、食盐,便可食用了。搛一筷嘴里,野味十足。故乡有精细的主妇,用它剁成馅,包包子、包馄饨、包春卷、做水饺……
  
  荠菜,曾被认为救命之菜。《中华药海》“荠同齐,齐者济也,此草饥饿时能果腹延生,战伤时可止血活命,功效颇大,作用齐全故名。”
  
  春枸杞叶,洗净,沸水中略微焯一下,加足佐料,即可食用。枸杞叶晒干,还可制成枸杞叶茶或枸杞芽茶。不妨春天去野外采摘,晾干,收藏,慢慢享用。常喝枸杞叶茶或枸杞芽茶,能强身壮体,延年益寿……
  
  马兰头,个矮体小,伏地而长。田田的叶,色泽嫩绿。叶梗呈铁锈色。它多生长于桑园、菜园、河坎、竹林、麦田埂,或掩身于杂草丛中或人走脚踩的路边……
  
  口耳相传,马兰头揉烂捣碎,敷伤口,可止血。我小时候玩耍划破了手指头,母亲总会到田间地头拔一种毛绒绒的草叶回来,碗里捣烂,涂抹于我的伤口,不再流血了。母亲告诉我,是马兰头。见《本草纲目拾遗》:“马兰,生泽旁,北人见其花呼为紫菊……花心微黄赤。亦大破血,皆可用。”马兰头不但能止血,常吃能防治多种的疾病。
  
  三年前,妻从野外移几株马兰头至屋西菜园边栽下。隔年春暖花开,几场春雨,马兰头肥嘟嘟铺地的长。吃不了的,妻送邻居送朋友送亲戚,他们都当宝贝。看他们从妻手中捧接马兰头时欣喜的劲儿,我笑了。让我记起难捱的童年少年岁月中,对于熟稔到骨子里的这些野菜,剁碎锅中,煮饭煮粥,如猪草一般的青涩味,每次都是母亲哄着我吃,那时它伴随我的尽是酸涩的记忆。
  
  但现如今的春头上,能吃上几次的野菜,也算是时髦了一回。又令我想起汪曾祺在《故乡的野菜》里写的:过去,我的家乡人吃野菜主要是为了度荒,现在吃野菜则是为了尝新了。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