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原创馆 散文 查看内容

四月,杏花遐想

素心笺月 随笔 随笔网 2017-4-10 08:50 582
摘要: 我的回忆啊,好长,我的故事啊,也好长,可是长却长不出一季的花开。花开了,我的故事开始了,花谢了,我的故事也便结束了。你,听懂了吗?一朵杏花的故事⋯⋯

  又是四月,天气晴朗,今年北方的春好像迟迟不肯归来,不知她是否恋上了江南的春?当江南在一片春光明媚时,这北国之春还在睡眼惺忪之态,那些期盼已久的花儿迟迟不肯散开。于是,焦急的等待着春日的暖阳,剥开云层,豁然开朗。
  
  这春,总是牵动着我的心情,我的思绪,每天大清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床头的手机,看看最新的天气预报。看着手机上一个明亮的大太阳时,心情一下便好起来,立马起床穿衣梳洗,好像这样一天到晚都像打了鸡血一般,充满干劲。
  
  这春,总是挑人心弦的美。关于春天,向来有太多的文人墨客愿意笔墨相染,写一朵花的故事,一棵树的情愫,一滴雨的情丝,一个人的悲喜。总之,关于春的每个字,每句话,都有一段故事,或悲,或喜。
  
  说起春,便会想到十里桃花。我出生在一个十里桃花盛开的地方,那是我的故乡。说来也是好笑,我的故乡被称为“桃花之乡”,每年桃花盛开时节都会举办一年一次的“桃花会”,会邀请一些明星艺人演出。可我却不曾见过桃花,见桃花也是长大之后的事了。好笑就好笑在我出生在一个名叫“桃花之乡”的地方,却不曾在儿时嘻戏、追逐、玩闹于桃花源里。甚至什么“桃花会”也只能是在旁人的口中说来听听,来了某某某明星,某某某相声演员,当然,他们也是道听途说罢了。
  
  相比于春天的桃花,我更多的喜欢杏花。因为那些曾经漫山遍野盛开在山坡上的杏花,见证了我的童年,那里有我们儿时的梦想,有我们追逐打闹过的痕迹,甚至每一朵盛开的杏花都曾被我们蹂躏过,只因喜欢,却不曾爱护。漫山的杏树无人管理,任其自然生长,于是便有了我们疯一般的玩闹,不像家里种的梨树那些,动不得,挨不得,只能远远的看着,稍微一抬手,便会被父母责骂。
  
  也许是整个春天有了杏花的陪伴,我们的孩童时代并不孤单。约上几个要好的姐妹,满山满山的爬,从这个山头爬到另一个山头,将开的灿烂的杏花折来握在手里比美,从这一棵树爬上另一棵树,好像那时的自己从来都不会觉得累。将最漂亮最好看的一朵花轻轻摘下,插在发际里,惹的其他人哈哈大笑,自己也羞红了脸,却摆出一幅我最美的姿态。最后,捏着紧手能握住的杏花枝,开开心心的跑回家。
  
  折枝也是有讲究的,不是随便哪枝都可以,一般折的都是含苞待放型的,而且花苞越红越好,然后拿回家将它插在装满水的瓶子里。那时候没有漂亮的花瓶,一般父母让我们插花的都是那种玻璃质的输液瓶子,随便的路上可以捡到,但是捡的太脏,也不知道别人又拿它装了什么,所以一般家里都有那种瓶子,以备不时之需。把瓶子压在水桶里,咕咚,咕咚,咕咚,不一会瓶子快满了才拿起来,把红红的、湿淋淋的手从衣服上一蹭,把花一枝枝的插进去。偶尔想起我会笑笑,原来我们小时候就已经开始学习插花了,就是随便插没有讲究的那种。等过个几天,几个小姐妹互相看看自己插的花,然后互相评论一番。
  
  杏花是一种比较单的花,花瓣单一,不是层层叠叠的,颜色也不鲜艳耀眼。它没有桃花的娇艳欲滴,没有梨花的清纯质朴,没有樱花的雍容华贵,更没有玫瑰的妖艳撩人。它简单,像它的花瓣,白色花瓣是我见的最多的,以至于儿时为了抢粉色的一枝杏花,和其他玩伴闹矛盾。那时我总在想,为什么没有大红色的杏花?或是大紫色的杏花呢?为什么我见的基本都是白色的,那些粉色的开到最后都慢慢变成了白色,这让我好生郁闷。
  
  每次看杏花的瓣,尤其是在阳光下看,总觉得那一瓣瓣像是透明的,像一只只蝴蝶的翅膀,准备振翅飞翔。那花蕊,一丝丝的金黄,像是一个个迎风起舞的姑娘,在花瓣中央,翩翩起舞。一朵朵我曾喜爱过的花啊,我开始离开故土流浪,不知你们是否在这个春日里绽放?有那些孩童,嘻戏着绕在你的身旁?
  
  杏花,我的春天,见证了我的成长,给予我儿时的欢愉,见到它,也总是会想起我的村庄,想起我的玩伴,想起一些令人难忘的故事。它亲切,在远离故乡的城市,很少见到杏花,偶尔在山涧看到,都会想起我的村庄,我家后院的那棵杏树,像是久别后见到的亲人,格外亲切,尽管山林中的好多花比它美,比它艳。
  
  那时候折了杏花枝从来没有人骂我们不爱护花草树木,也没有人批评我们做的对不对,反而那时的折枝摘花成了我们唯一的乐趣,也成了每一个孩子童年里最美的回忆。
  
  如今,我早已远去,不在去属于我童年的地方,也不会再像孩童时折几枝杏花枝来玩玩,更不会摘下一朵戴在头上。这些记忆离我越来越远,我只有在这样的春日里,看着对面含苞待放的梨花,去回忆我的杏花林。或许我现在出去摘一朵花,便会有一位幼儿园的小朋友跑过来认真的告诉我,阿姨,摘花是不对的。而我也只能苦笑一下。
  
  窗外的梨花快要开了,一朵朵白色的精灵,含苞待放,蜷缩着腰身准备翩翩起舞。我知道,梨花开时,杏花就要败了,可我,却没有认认真真的看一朵杏花开,也没有看看那些跳舞的姑娘,是以什么样的姿态生长的。总是在不经意间看到杏花开了,然后高兴的大叫,哇塞,杏花开了。杏花开,就意味着我又有事可干了,尽管现在看来,那都不是什么好事。在我印象里,杏花总是一夜间突然就开了,一夜间突然就败了。因为我从来没有认真的看它们。就像不经意间,时间已然是四月,不经意间,父母已老去,不经意间,我们也不再是孩童的自己,可一切却仿佛是昨日。
  
  我的回忆啊,好长,我的故事啊,也好长,可是长却长不出一季的花开。花开了,我的故事开始了,花谢了,我的故事也便结束了。你,听懂了吗?一朵杏花的故事⋯⋯(文/素心笺月)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