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悦读 心情随笔 查看内容

当世界很残酷,我希望你更酷

韩大爷的杂货铺 随笔 随笔网 2017-1-11 09:43 2367
摘要: 恶心的事谁都碰到过,人类演化过程中被淘汰掉的群体都蛮会抱怨的,留下来的人,以梦为马,以血为酒,一边目睹着残垣,一边奔跑得更酷。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
  
  1.
  
  刚升入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就遭遇了一场车祸。
  
  万幸,激烈的剐蹭虽然让我滞空三秒并带翻身转体三周半,但并没有伤害到我英俊的脸庞,只是锁骨骨折,尽管挫成了五段,嗯,粉碎性的。
  
  我现在都无法断定人性本善还是恶,按善的说法讲,司机大叔确实没有逃逸,他将我送到了医院;
  
  按恶的说法讲,那个路口有好几台监控,况且他的面包车已经卡在马路牙子上动不了了,想跑也难,再况且,事发不到30秒,周围就聚集了不下40位围观群众。
  
  千万不要觉得旁观者就一定是麻木冷漠的,就像当时,一位大婶还不忘用扩音器般的嗓子提醒我道:孩子,快躺下!别起来!你起来人家就不救你了!
  
  但我还是坐了起来,并不是多勇猛,反而是因为怕了,我怕我躺在地上会被后面赶来的车压成标本,我的担心并不多余,毕竟前车之鉴告诉我:防着点还是有好处的。
  
  来到医院做了检查后,立马安排了第二天手术,父母接到电话后的反应可想而知,从乡下火速奔袭而来,由于不知道我伤势情况,母亲在路上就哭晕了。
  
  近一个月卧床体验的疼痛感都在人体承受范围内,母亲在一旁像照顾婴儿一样看护我,父亲则往返于医院缴费处和交警大队,偶尔还去了趟律师事务所,然后拿着一大堆票据去找那个秃头肇事司机,像挤牙膏一样索要赔偿。
  
  父亲是庄稼汉,我有点担心,更是不敢对人性抱有丝毫奢望,便一次次地问母亲:还顺利吗?
  
  母亲每次都欣慰地告诉我:很顺利,咱们的要求也不高,报销个医药费就可以,肇事人会同意的。结果肇事司机真的同意了,还亲自跑来看望我几次,那抱歉的笑容,温暖的言语,让人顿感好人多。
  
  嗯,故事永远有第二个版本:
  
  那是在我身体完全康复后的两个月左右,因为一件事我和父亲顶嘴吵架,母亲左右相劝不成,然后她告诉我:
  
  你知道吗?在你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你爸被肇事司机和几个社会流氓塞进车里,人手一把刀,为首的那个用手枪顶住你爸的脑袋说:
  
  ‘’医药费我们一分不拿,你们还得赔偿我们点精神损失,别声张也别报警,我们知道你孩子在哪个大学读书,你不听话,以后就有他的好日子过。‘’
  
  你爸第一次感到害怕,他也知道人家不能怎么样,但他生怕万一,知道你性子急也没跟你说,但现在你该知道了,以后别总惹他生气。
  
  我还是生气了,不是生父亲的气,甚至有点,不是那么特别的恨肇事司机,也不是那么,特别的,恨,那几个社会流氓。
  
  我恨我自己。
  
  我恨我自己的没用,给了他们选择恶的机会。
  
  我竟然还,在司机过来看我的时候,对他说过谢谢。
  
  我竟然还,对他笑过。
  
  母亲问我怎么气成这样,都过去了。
  
  我脱口而出:他们没把我放在眼里,居然一丁点都没把我放在眼里。
  
  母亲笑了:你只是个孩子,你有什么?人家为什么要把你放在眼里呢?
  
  后来,我继续读完了大学,还念了研究生,这事过去也好多年了。
  
  你可能会问:现在还恨那群人吗?
  
  嗯,恨的。我仍然清楚的记得肇事司机的模样,我可以准确说出他的名字,我甚至查到过那位带头大哥在江湖上的雅号,但我也没报警更没报复,你也不用问我为什么。
  
  我听说治疗疾病最好的方式是预防,受害者总要让自己更强大一点,先让对方不敢,再让对方不想。
  
  2.
  
  有人问我:这个世界公平吗?
  
  你问我一百次,我九十八次会回答你:不公平的。
  
  就像,同样是有血有肉的人,有的人会被踩在泥里,有的人会被捧到天上;
  
  就像,很多人都在努力,但很多人努力了也没结果,即便成了,努力一辈子也不过是讨个跟富二代坐在一起喝咖啡的资格;
  
  就像,你吃鲍鱼喝红酒;我配啤酒啃红肠。
  
  第九十九次,我会告诉你,这个世界不光不公平,还有点荒唐。
  
  就像,同样是一副德行的脸,一穷二白时没人理睬,中了张彩票,仿佛就有了护体金光。
  
  就像,考试前和考试后的你,实力不增不降,但不同的分数,会让身边的人对你的看法截然两样。
  
  就像,声色犬马,冠冕堂皇。
  
  但第一百次,我想说句实在话:一切还是公平的。
  
  这个星球上的每个生命个体都有选择坚持或放弃的权利,每一个人,每一个,都可以想尽一切办法,去决定,至少是部分决定,自己未来生活的模样。
  
  中国有句古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话太冰凉了,送句温暖的吧:这世界上的所有事儿,没有能不能,只有想不想。
  
  有人抱怨:我想去北京奋斗,但天不助我,凭什么北京物价那么高。
  
  嗯,是的,在北京消费是很高,但穷有穷的活法,你要是真愿意咬牙拼一拼,一千块一个月的生活费你够你活,只是你不干。
  
  有人抱怨:这个社会哪里都拜金,所有的情感都沾上了铜臭味。
  
  嗯,是的,人们对于钱的观念确实扭曲了,但你的道理在你身无分文的时候谁能听得进去呢?现实是如果你一穷二白,再亲近的人都会对你有看法,因为他们理所当然地觉得你游手好闲啊。你要真的想扭转别人的观念,大可以先拿到别人看重的东西,然后平起平坐地告诉他们你看重的东西,拿到话语权。只是你不干。
  
  有人抱怨:逐级的考试太难保证公平性了,太荒谬,让大作家来参加高考语文都未必能拿高分。
  
  嗯,是的,某些作家的很多作品放在卷面上甚至都会被判为零分,但你想过没有,如果他们真的完全处在你的身份和境况下去参加考试,他们还会那么写吗?不会的,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迎合考官口味,他们会奋力争取到谋生的资格,他们都是聪明人。你有一百种方法拿高分,只是你不干。
  
  很多困难摆在眼前,它们的背后都藏着成千上万种解决方式,只是可悲的是,我们很多人都不干,我们干的是什么呢?
  
  是抱怨,抱怨环境不良,抱怨待遇不公,抱怨时运不济,抱怨横眉冷眼,我们抱怨了一圈又一圈,唯独把自己饶了,实质性的事,我们一点也没干。
  
  3.
  
  一个人行走于这不好不坏的世界,最不该犯的错误,就是把一切希望寄托在环境,寄托在天性,寄托在别人身上。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你的同一篇文章,如果被一千人点赞,第一千零一个读者多半会说:写得真好,希望之光;
  
  但如果因为曝光率不足,文章还是那篇文章,但很有可能因为人气不旺,就会听见这样的声音:呸,心灵鸡汤。
  
  弱国无外交,弱者无社交。
  
  如果你只顾着迎合他人的口味而忽略了自身实力的野蛮生长,那你在人际关系中也会频频受伤,你的价值观甚至都会存在变量,碰壁了太多次后你甚至觉得善良都不可靠,必须得带点锋芒。
  
  请备好雷霆手段,若想行菩萨心肠。
  
  我特别喜欢薛之谦,准确的说是服气,欣赏。倒不是说他歌声多好听,段子多好笑,而是他把一件事想的很清楚,看的很明白:要想让你们踏踏实实坐下来听我用心做的音乐,先得把你们逗乐,先得去做一些别人不屑一做的小丑动作和夸张模样。
  
  他参加综艺节目,做网红,自黑自嘲自毁形象,一个人用曲线救国的方式不断地迂回周旋,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听见:我特么其实是唱歌的。
  
  小时候崇拜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英雄美人快意恩仇,长大后才明白,真正的英雄要属刘邦。
  
  受一丁点委屈就哭爹喊娘,动辄撒手不干实在是太怂,要真有志气,就像溪流一样去兜兜转转,去忽略眼前的山石,一心只想海洋,上善若水,东到海的一刻,那才何等的荡气回肠。
  
  这命运不会让着你,昨天不会今天不会明天还不会;
  
  这生活不给你喘息,过去不给现在不给将来也不给;
  
  这世界向来很残酷,上一秒残酷这一秒残酷下一秒更残酷;
  
  虽然那么多虽然,但是总有但是,但是你有的选,是像个娃娃一样坐在地上哭,还是站起身来拍拍尘土,继续脚下的路。
  
  恶心的事谁都碰到过,人类演化过程中被淘汰掉的群体都蛮会抱怨的,留下来的人,以梦为马,以血为酒,一边目睹着残垣,一边奔跑得更酷。
  
  end.
  
  已出版书籍:《为你私人订制的烦恼药方》。新浪微博:@韩大爷的杂货铺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溺水的鱼
溺水的鱼 2017-1-16 11:13
我听说治疗疾病最好的方式是预防,受害者总要让自己更强大一点,先让对方不敢,再让对方不想。
引用
溺水的鱼
溺水的鱼 2017-1-16 11:08
我听说治疗疾病最好的方式是预防,受害者总要让自己更强大一点,先让对方不敢,再让对方不想。
引用
因为,所以
因为,所以 2017-1-16 10:59
在亲戚公司上班 有一次接连几天老板娘对我特别好 好的让我受不了 某一天公司员工跟我说他想离开公司 老板让他别挑拨公司和我的关系一瞬间明白 原来老板不想让s我离开 才对我好点
引用
觉醒的安安
觉醒的安安 2017-1-14 22:50
落.无情: 没错呢,在从前,总觉得这世间充满了美好,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才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而是充满了虚荣心,充满了令人恶心的空气。
而且是,越来越的趋势,真希望大家都能 ...
引用
落.无情
落.无情 2017-1-13 00:46
没错呢,在从前,总觉得这世间充满了美好,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才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而是充满了虚荣心,充满了令人恶心的空气。

查看全部评论(5)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