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原创馆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今夜,滴滴惊魂

清霞 随笔 随笔首发 2016-7-29 19:54 1910
摘要: 今夜,滴滴惊魂 说起来,我也算资深滴滴乘客了。两年来,快车、顺风车前前后后坐过不下百次。要说最可怖的,今夜顺风车荣获第一名。 两个小城距离四五十公里,平时滴滴出行,走高速40多分钟,非高速大概一小时。今 ...


  说起来,我也算资深滴滴乘客了。两年来,快车、顺风车前前后后坐过不下百次。要说最可怖的,今夜顺风车荣获第一名。
  
  两个小城距离四五十公里,平时滴滴出行,走高速40多分钟,非高速大概一小时。今天的顺风车,从19:40上车,直到21:50才到。
  
  这位师傅一定要大呼冤枉,放心,我不会冤枉人的,时间长,这不怨他,因为我一上车他就问了,“你不赶时间嘛!”得到我含含糊糊点头后,说:“不着急的话,我再寻一个拼车友。”对于这样的要求,我表示理解,反正顺路,谁不愿意多挣点钱。
  
  于是停在路边翻手机,找啊找,找啊找,始终没出现拼单,只得出发。小伙子车技不错,道路也熟悉,驾着车呼呼呼徜徉在道路上,我迎着强劲的夜风,侧着脸坐在后排一言不发,偶有发梢拂过脸颊,微痒而惬意。没惬意多久,发现车围着我的出发地绕了两圈。可以理解,寻拼友,当然需要瞎逛。
  
  对,时间长,我同意了的,管他怎么绕,安安心心坐着吧。盛夏的天已经黑尽,车子寻觅无果总算出发,驶向一条陌生路。我打开百度地图,方位差不多,虽说有些偏,看他信心十足的样子,我满以为这是一条别人不知道的捷径。
  
  行了好久,道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直到前方道路上横着一堵矮墙。
  
  “这倒霉催司机。”我在心里暗暗想,“不走大路,跑那么远遇到死路,也不嫌汽油贵么?”
  
  汽车迅速掉头,向左前方驶入一条乡村公路,地图上显示,目的地方向明明在右后方。本打算问问,想想算了,人家是司机,有手机导航,我瞎费心干嘛?或许,前方不远处会有大路。
  
  汽车在铺满柏油的公路上飞驰,路边行道树如一串串幽灵扑面而来,继而迅速远离。我祈祷着赶快上大道,偏偏乡村公路不如城市道路这么多岔道,汽车飞了十几分钟仍旧孤路一条。不放心再看地图,前面无休止的小路,再前面又回到出发地了。
  
  “要不你送我回出发地,今晚不走了。”看着时间越来越晚,这个司机似被倒路鬼附身一般,我几次欲张口,又活生生吞回去。
  
  小时候听养父说过,若人被倒路鬼附身,一晚上都在原地打转转,直到天明才识得路。这个司机,难道中了此鬼的诅咒吗?
  
  尽管长大后不相信有鬼,此时心里仍旧忐忑不定,要是他再往前行,我就开口请他送我回出发地,今晚太邪门,不宜继续走。
  
  身体猛然甩向右边,手臂重重撞在车门上,汽车一个漂亮的漂移,往左拐向另一条路。汽车驶入一条狭窄的水泥路,路面窄得只容得下一辆车。我开始担心,要是路上会车怎么办?
  
  汽车七拐八拐,嘎地一声刹住,前方又是死路,两块笨重的水泥墩巍然坐落于路中央,中间的缝隙仅容行人通过。
  
  司机开始倒车,我倒不担心会车问题,死路,肯定没有第二个瓜娃子再来。现在应该担心这个司机能否在这么狭窄陌生的路上安全撤退。
  
  精湛的倒车技术,打消了我的忧虑,另一个忧虑接踵而至:他为什么要走这样的路?他有什么不良企图?这个忧虑并非我神经质,听他说话口音,可以推定是本地人,本地人,对这两个小城之间的道路,难道还不及我这外地人熟悉?
  
  真后悔刚才不果断一些,转进这个水泥路前,距离出发地也不过三五公里,要是我果断开口,执意回去,并答应依然付款,并给他好评,他肯定愿意。要说,也怪自己抠门儿,舍不得白给他钱,心疼预付的三十几元车费。
  
  事情已经这样了,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汽车在我思考中驶入一个小镇,停了下来。夜晚,小镇上稀稀拉拉有几个行人,我要不要现在下车?另外叫一个滴滴回出发地?或者告诉一个行人,即便等下遇到杀身之祸,也有一个证人。
  
  司机正在打电话,他会不会叫同伙作案?我仔细辨别他的通话内容,大概内容为司机准备带一个什么东西给这个镇的人,这人恰好不在家,司机抱怨道:“日哎!老子下午给你说了的,现在在你门口。”说完愤然收线。
  
  背后似被谁重重推了一把,司机驾车如离弦之箭射出,须臾间小镇不见,又到一条水泥窄道上。此时我肠子都悔青了,后悔自己犹犹豫豫,刚才有机会下车却没下,刚才有机会求救却不求,刚才有机会找证人却没找。小镇回出发地明明有一条大路的,他为什么不从大路走,偏偏走这个小路?他有什么打算?
  
  我低着头,眼珠往上翻,偷偷观察,此人大概二十岁出头,属于那种不计后果做事情的年龄。从上车到现在,除那句“你不赶时间嘛?不赶时间我再找个拼单。”的话,我们没有一句交流,中途他七转八拐,把我甩来甩去,让我左磕右碰,肠胃翻江倒海,他没有一句抱歉话,哪怕往后看一眼,我也会以为那是歉意的眼神,可是他没有。
  
  微怒被恐惧覆盖。
  
  汽车似陷入深坑,继而高高簸起,接着又是一阵猛烈的左颠右簸、前翘后陷。我抬眼看向车灯所照之处,脸都吓青了,当时手里没有镜子,但可以肯定自己脸色变化,脸颊和嘴角皮肤紧绷绷的,发麻。
  
  这是一条荒郊道路,方圆所见之处荒无人烟,远处隐约看见灰黄色天空,下面似有城市。路面因无车行使,长满了青草,路上的巨石也附着苔癣,车轮碾压上去偶有打滑,两侧蒿草一人多高,枝叶张牙舞爪伸向路中央,汽车如同在一条狭长的幽灵隧道中艰难爬行。
  
  神秘司机车速骤减,一言不发,双眼发出异样的寒光,死死盯住路面。手中方向盘左右晃动,不知是车身颠簸所致,还是他有意修正方向,躲避路面凸起的巨石。
  
  我的心,一点点下沉、下沉,沉入谷底。这司机究竟想干嘛?他在等待蒿草从中的同伙吗?
  
  前不久新闻报道,一孕妇神秘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有报道称,某城单身女子坐上黑车,被先叉叉后叉叉,财物抢劫一空。
  
  我摸摸钱包和手机,心里踏实了点,出门并没带多少现金,银行卡放家里的。
  
  虽然无财无色,好歹也是女性。不也有抢劫犯判断失误的吗?
  
  一股寒意掠过后脊,手心丝丝丝渗汗,紧紧拽住手机。猛然间记得滴滴出行运用上有个“紧急求助”功能,慌乱间找到该功能下拉菜单,随时准备摁下。
  
  在他的同伙出现前,我是不便使用“紧急求助”的。人家在好好开车,没有任何不轨举动,我要求助,不成了报假案么?
  
  生的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我不让手机黑屏,随时保持报警状态。眼看手机电池告急,司机同伙迟迟未出现,汽车已经在幽灵隧道中行了十余分钟,度秒如年的十分钟。
  
  依稀记得滴滴官方曾经发过一条短信,上面说,顺风车乘客有120万意外险。想到这个,内心踏实了许多。打开手机QQ和微信,向亲人交待意外险的受益人,并打出一行字,“法律效力等同于遗嘱。”把自己为数不多的财产做了合理分配,再告知亲人银行卡藏在哪里,密码多少。
  
  安排完后事,长长舒一口气。一阵光芒穿透车窗渗进来,耳边传来熟悉的车流声,不知道何时,汽车已经驶入平坦的大道,再往前,便是城市。
  
  “得救啦!”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我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原来虚惊一场。”
  
  神秘司机用他那可怖的寒光扫着路面继续往目的地方向前行,第六感告诉我,事情恐怕没有想象中乐观。
  
  果然,司机手机响了,他迅速接听,“好!三分钟!”收线。三分钟?接个电话说四个字,好神秘的样子,三分钟后会发生什么?我的心再次提到嗓门眼。
  
  “美女,你坐前面来!”司机抛出冷冷的一句话,头也不回,猛然将车停在路边。
  
  什么?他叫我美女,这不是黑社会混混口中的称呼吗?他干嘛叫我坐前排?难道刚才接的同伙电话,他让同伙坐后面,我在前排,同伙方便动手么?
  
  “哦!”我磨磨蹭蹭打开车门,含糊不清回答着。
  
  “要不,现在下车开跑,在城市中,总比横尸于荒野强,见机行事的话,或许不至于死。”我在心里想着,抬眼看见两个彪形大汉疾风而至,一个伸手拉开副驾驶,一个绕到车左后排拉门。
  
  “你就坐那里。”司机冷冷抛来几个字,我“哦哦”嗫嚅着,哆哆嗦嗦重新坐回座位。
  
  两个大汉迅速坐好,同时“啪”地一声关门,似训练有素的样子。
  
  我把包紧紧抱在胸前,想减轻颤抖,越是这样,越颤抖个不停。
  
  两个大汉的到来,给狭小的空间带来火锅味和烈性酒味。我坐在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三个男人旁边,眼睛忽前忽左,盯死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们没有任何动作,只有后排那个男人瞟了我一眼。很庆幸今天穿得很土,也没化妆,尽管如此,我也不忘将脸挤成丑陋的样子。
  
  他们三人究竟要干嘛?要是发生意外,滴滴公司会赔偿吧?要是他们用虚假信息注册滴滴司机,作案后不好破案吧?我该做点什么,给警方留下线索呢?我今天形象不佳,他们不至于劫色吧?要说财也没多少,唯一值钱的手机,屏幕还被摔坏了的。哦!对了,他们该不会以为我有相机吧?这个背包是佳能单反相机的原装包,谁说相机背包里面一定会装相机……“美女,你到了!”司机回头一笑,打断了我长长的思绪,“别忘给我好评哦!”
  
  作者:清霞(配图来自网络),随笔原创首发,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支持你哦

太感人啦

你很给力

神马玩意
2

被你雷使

我打酱油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朵雨做的云
一朵雨做的云 2016-8-3 08:31
什么玩意,怎么这么短
引用
晨暮随心
晨暮随心 2016-8-3 17:10
哈,你的思维跳跃太快了
引用
溺水的鱼
溺水的鱼 2017-1-3 18:02
是挺短的,让我们陪你担惊受怕的时间很长

查看全部评论(3)

微信扫一扫,每日经典美文推送

返回顶部